精英政治(meritocracy)這把雙刃劍,自柏拉圖起已爭議不斷,一邊防範民主墮落為「多數暴政」,另一側卻有「1% 政治」之嫌。現代政府由選舉產生,因而造就一班「職業政客」,以專業之名代行議政。制度建基於人民對政府的信賴,然而綜觀歐美今日政壇,大眾對傳統精英的觀感普遍轉差,民粹乘勢抬頭,精英政治陷入信心危機。民眾固然覺得所託非人,但同時亦有聲音指,或者問題源於社會過分倚賴精英所致。

美國新內戰?

1860 年代初,美國爆發南北內戰,黑奴問題是促成戰爭的因素之一;一個半世紀後的今天,奴隸制度已廢,但於美國土地上因種族而生的衝突卻有增無減,就如日前維珍尼亞州的流血事件,白人至上主義者與反對者互毆,多人死傷。隨著激進右翼抬頭,走進美國主流政治,這類事件只會有增無減,近月更見評論提出:美國會否陷入第二次內戰當中?有人以為天方夜譚,但情況並不完全樂觀。

繼續閱讀 ...

發明電視機的男人

根據克拉克基本定律之三,「任何一項足夠先進的科技難以與魔法分辨。」在電視機面世之初,於人類的眼中,「公仔箱」也是猶如魔法般,將另一個世界的人物風景活現於人們眼前。或許你也會好奇,究竟是誰掌握這種「魔法」,造福人類,讓人們在工餘時間不只有讀報紙聽電台的娛樂,但可以看聲畫俱備的電視節目?那就是 Philo T. Farnsworth。

繼續閱讀 ...

藻類:動植物的源頭?

物競天擇,一切物種皆由演化而來。達爾文為探尋物種起源指點方向,至於生物如何演化,一直是科學界謎團。近日有一班澳洲及德國科學家嘗試為演化史補遺,主張藻類是所有動植物的源頭,7 億年前一場地球巨變之後,取代細菌成為地球霸主,養活並觸發不少物種的演化,最終衍生出無數動植物。

繼續閱讀 ...

服務新態度:不搭話,是店員的溫柔

日本出名服務周到,但遇著店員過分積極,就連本地人也吃不消。不是怕了髮型師問長問短閒話家常,彷彿不聊不給剪;就是煩了售貨員亦步亦趨說個沒停,變相施加壓力,要人非買不可。部分店舖甚至的士公司,近來汲取意見,改以「不主動搭話」作為待客方針,還顧客一個安靜舒適的服務享受。

繼續閱讀 ...

4 方法助孩子建立金錢觀

如果你問一個小孩,你的錢是怎樣來呢?孩子會說:「爸媽給的。」若問爸媽的錢是怎樣來?那就會答:「工作。」當問到為何你不需要工作就有錢?孩子恐怕就會愣住了。但跟子女談錢,是否太早太市儈?投資公司普信集團的調查顯示,家長若能每週一次與子女談及錢的話題,有助孩子學會如何儲蓄或運用金錢,亦能避免養成物質主義。若你不想子女成為守財奴或大花筒,不妨參考以下建議,及早培養孩子的金錢觀。

繼續閱讀 ...

意志

We are not now that strength which in old days. Moved earth and heaven; that which we are, we are; One equal temper of heroic hearts, made weak by time and fate, but strong in will. To strive, to seek, to find, and not to yield.
– Alfred Tennyson, British poet

繼續閱讀 ...
COLUMN 星級專欄

唐明:到了不得不扮嘢的時候

提倡禮儀難道就等於懷念過去的不平等、不自由,是奴顏卑膝,乞求貴族老爺們鼻孔朝天重新來統治我等平民嗎?有一次他認真解釋了他的信念,甚麼叫 “Manners maketh man”:良好的禮儀不是為了炫耀身份地位,不是嘲笑低下階層的理由——即使曾經有過這種風氣,但這不是禮儀的罪。禮儀的根本是表示對他人的尊重和體貼,是令人人都感覺自在的一把尺度,正如「廷臣傳」所稱的「不是為了炫耀自己,令人自慚形穢;而是隨和自然,令人如沐春風。」

Live Norish:瑞典外判洩密風波,政府險倒台

瑞典運輸署於 2015 年外判數據庫給國際企業 IBM,但卻繞過正常的安保審核程序,整個瑞典國家的個人資料、駕駛執照號碼、各路標和附近建築資訊,全部都在數據庫中。更甚者外判公司 IBM 將數據庫及網路工程統統放在東歐國家。作為 NATO 親密盟友的瑞典如果明天和俄羅斯開戰的話,俄羅斯便可以不費吹灰之力,運用資料庫的國防機密摧毁瑞典,給瑞典一個滅國災難。

Moyashi:有錢大家搵?

日本與東京之間幾乎畫上等號,雖然就旅遊而言,關西的大阪京都似乎比關東熱門,但講城市機能,東京絕對佔優。動畫日劇裡經常出現的情節是,某角色不清楚自己人生目標,到東京上大學找工作,總之去了再說。側面訊息是:無論如何,東京的機會總會比其他地方多。從二戰結束後開始,一直都有首都機能轉移的意見,認為政府將所有機能置於東京,乃百害而無一利。除了地區經濟不平等外,還有危機管理上的問題。日本天災不算少,地震簡直是家常便飯,萬一東京遭遇大型災難,基本上所有政府機能都要癱瘓。所以將東京首都圈的部分機能轉移,有助於風險分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