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迪倫:窮背包遇上大商場

A+A-

上星期,牧羊少年分店首次登陸商場之中,在尖沙咀 K11 Art Mall 之內。然後我看見一位客人有點失望地留言:「當窮背包走入大商場,還是當年的窮背包嗎?」

圖片來源:「牧羊少年咖啡.茶.酒館」專頁
圖片來源:「牧羊少年咖啡.茶.酒館」專頁

是的,牧羊少年在 2012 年誕生,以旅遊為核心主題,並推廣各種文藝態度,一直貼緊地面,因而得到不少朋友支持。後來,我們擴充至長沙灣二店、葵青劇院三店、上海牧羊分店、沙田香港文化博物館四店、以及現在尖沙咀 K11 五店。一直有很多客人覺得牧羊少年已經從當年的文藝小店變成連鎖咖啡店,由文藝變成商業。

這樣說吧,我店有幾位阿姨從開店幫我到現在,她們家住劏房;亦有來自單親家庭的長子,要照顧弟妹。他們加入我們的團隊,是希望將來生活過得更好。我也承諾過他們,將來要令他們的收入比起同行高。但咖啡店由於座位有限,收入實在有所限制。那麼如何才能令團隊覺得有前景?如何令同事覺得在你公司工作有將來?同事的生計、將來,才是一間公司應該放在首要位置的核心價值。別說一間虧錢的公司,單是一間不進步的公司,便已經代表著同事的收入和前景也不會有所進步,這才是最大的罪惡。

我總是說,我討厭把擴充業務跟同事生計掛勾(雖然這是事實),我便說說我個人喜歡做的事吧。牧羊少年從 2012 年開始恆常舉辦文藝活動,例如座談會、音樂會,都要把場地清空,結果每場活動大概虧 5,000 – 10,000 元不等。我們亦曾把活動收益撥捐小母牛、災後重建協會及無國界醫生;「以文匯友」文創比賽,獎金及行政開支也是一個大數目,但我們把得獎作品出版成書,版稅都捐了給奧比斯作慈善用途;我們支持青少年發展事務,撥了一筆款項,讓救世軍及女青年會等慈善機構照顧的邊緣青年,來到牧羊少年學習咖啡。

後來我發現,難怪除了三哥少米線減一蚊捐一蚊、麥當勞在收銀前放募捐箱之外,又有哪幾家餐飲業在支持公益呢?當然沒有太多吧,在這香港地,生存都已這麼困難,誰還有餘力去幫助別人?所以你不難看見,今天根本沒有幾間咖啡館會舉辦文藝活動了,因為辦活動實在是件吃力兼虧本的事情。你要去傳揚一種文化甚至幫助世界,首先你要變得強大,否則都是空口說白話。

是的,當窮背包來到大商場,我們已不是當年的窮背包。當了幾年窮背包,遊歷完世界,我們志向大了,目光闊了。我們希望用我們所長改善世界,讓牧羊少年繼續壯大,成為更多人的平台,就像我們沙田分店的一幅牆,總是掛著東華三院 Id-Art 智障人士的畫作。院長說,我們這幅牆,讓不同能力的人士們,有一個把作品接觸外界的機會。

這個,就是當年那個窮背包小子,背包裡的最新的夢。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梁迪倫 牧羊思維

梁迪倫,86年生,【牧羊少年咖啡.茶.酒館】創辦人。自 16 歲開始便放學到樓上咖啡店打工,工作至凌晨 3 點才回家。22 歲畢業後開始自己的咖啡店生意。26 歲創立香港首間旅遊主題咖啡酒館【牧羊少年】。咖啡、文字、旅遊,皆為他不可或缺的養分。

http://www.thealchemistcaf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