亢泰:「合法」毒品是一場報仇?

A+A-

西方國家的毒品問題臭名昭著。禁毒的辦法愈來愈多,效果也愈來愈顯著。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儘管當局花費很多人力物力,始終未能徹底阻止毒品的散佈,毒品的地下市場還是存在,販毒仍然是發財途徑。

現在有種所謂「合法毒品」十分流行。這是一種具興奮、刺激和麻醉作用的藥品,其中的化學成分不屬於當局禁止的毒品範圍,但是卻跟毒品有同樣的效果。

據調查,其生產過程是如此:在柬埔寨山區中,有一種近乎絕種的樹,所產生的汁水可以提煉出一種名為 Sassafras Oil 的油,用這種油製成的刺激品,效果跟毒品相同,可代替毒品。後來,柬埔寨政府發布禁令,禁止提煉這種油。這樣,替代毒品的市場出現空缺,有人想辦法用別的化學成分,就出現了所謂 Meow Meow 的藥物。這種所謂「合法刺激物」同樣也有可能因過量使用,造成傷亡。曾有調查指出,這些大部分是在中國的化學實驗室裡製成的,成分並無任何保證。為了保持它們的合法性,包裝上都印有「不供人類消費」的字樣。

去年,衛報記者到上海近郊的一家化學實驗所視察,並訂購一批叫 AB-Chminaca (AB-C)的大麻類物質。這種物質在美國是禁止的,但在英國還可以在市場上出售。據知這種藥品和大麻具同樣效果,而且要厲害得多。這些記者在這一塵不染的實驗室走過,並與那裡的工作人員談話。那位實驗員問:「這東西是很厲害的,在俄國已經有人因此死亡。你們為甚麼還要買呢?」

現在中國任何事業的目的無非就是要賺錢。如果不是為了賺錢,為甚麼要辦呢?也有人說,60 年風水轉一轉,當初西方把鴉片輸入中國,使許多人上癮,使中國社會變得非常軟弱。現在似乎是報應來了,中國把毒品運進西方各國是一種「報仇行為」。可是,甚麼事情都是內因起作用,外因只是輔助罷了。中國當初出售大量茶葉給西方國家,非要收銀子,不接受西方的先進產品,結果西方就用鴉片換取銀子付賬。而且中國上層有錢階級一旦吸了鴉片就成了癮君子,傾家盪產,誰也禁不了。現在知道,中國社會之所以落後軟弱,不光是鴉片造成的,而是封建專制的落後制度造成的。雖然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可是百年恐怕就晚了點吧?現在的西方國家人民沒招你,沒惹你,為甚麼要去害他們呢?而且,凡是都是內因起作用:儘管進口任何「合法毒品」它們所起的效果,絕對和鴉片當初在中國的效果不同。

今年春天英國國會將要通過法令禁止一切所謂「合法毒品」。在國會還未通過法律之前,有許多地方政府已經下令禁止,蘇格蘭和英格蘭的紐卡瑟爾市亦同樣。這些東西會出現在某些年輕人聚會的俱樂部或夜總會裡,但畢竟還是少數人。大部分年輕人對此的興趣不大,不會去花錢找罪受的。

想要在西方國家中推銷這些「合法毒品」來賺錢,恐怕不會那麼容易。至於說「報仇」的概念,在 21 世紀的今天,更是幼稚可笑,不切實際了。我看,金錢和人力還是花在研究一些對人類有利的題目上為妙。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亢泰 英倫勢

生於上海,畢業後於北京電台工作。曾在大陸、香港和台灣的報刊雜誌上發表文章。一九七五年赴倫敦加入BBC,監製節目多以哲學、文學及藝術為主題,並任語言主管,逾二十年。現已退休,定居於倫敦。著有自傳「無夢書——你不知道的中國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