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皓昕:「寒戰 II」—— 一哥很忙

A+A-
圖片來源:wikipedia
「寒戰」電影海報

以下劇透。

小時候愛玩一個電腦遊戲,飾演意大利黑手黨,闖完一關升一級,由小混混開始一直混至權力頂層的龍頭位置。玩到後期,我發現因為遊戲設計的潛在缺憾,就算玩家等級已經升至 Don of NYC,也就是紐約市的終極教父,所做的任務其實也都大同小異,就是拿著機關槍、偷別人的車、開到其他幫派的街道去搶地盤。可問題來了,世界上有哪一個組織的最高領袖,每次行動也非要親自出馬,拿槍、開車、更不帶手下,清兵勇字地衝上前殺敵呢?--「寒戰 II」告訴我們,香港警務處長會。

看完電影,我發現一哥簡直是世界上最「不襟撈」的一份工了,忙碌程度匪夷所思。且看由郭富城獨力完成的「寒戰」後續行動:先要救自己老婆、後要開車在鬧市甩尾、在港鐵站拿著炸彈跑來跑去、繼而親自開車加入跟蹤行動、又在城門隧道內爆發槍戰、在明要周旋於對手為梁家輝的辦公室權鬥、在暗又要親身開車到秘密屋指揮李治廷、到最尾更要親身飛入赤鱲角貴賓室去跟幕後大佬講數--邊看邊想,請問警察總部的其餘人等在幹甚麼呢?尤其是許多會議室場口中穿著西裝、有氣勢地站立的一群警隊高層,難道你們是如此的不厚道,把所有事情推給「老細」一人嗎?

可是看著看著,又會發現一哥是自找的。原來擔當過這個位置的人全都是工作狂--你看那位幕後大佬,前處長蔡 sir,他想當造王者還算可以同情地理解,問題是你每次都親自出馬接見有關人等,明知梁家輝已經是全城天眼的焦點所在,你還笨得坐在同一輛車裡,就算沒有文詠珊,你老哥也一定遲早給人撞破吧?然後你要造王,原來只是要造王的話,請問用得著策劃一連串比伊斯蘭國更大規模的恐怖襲擊嗎?你是開了外掛有無限金錢嗎?竟願意為一個還不知道會否選到的特首內閣去傾家蕩產、收購一整個保安系統、僅為一台不知對整件事有甚麼用的衝鋒車,去豪花幾百萬搞一個反追蹤系統?你看現實世界每天出現在電視機的造王者,他們會像你一樣(又)親身上陣,在城門隧道開散彈槍嗎?人家成立一個甚麼團結甚麼會,有事沒事就開個記者會發表一下個人感受,那就完事了啊。說到底,造王只是掩飾,蔡 sir 根本就是自己技癢想開槍玩玩吧。

說到蔡 sir 開的外掛,整件事背後原來有更高等級的人馬、更意想不到的科技(下集蔡 sir 可能會收購全地球的通訊系統,連飛鴿傳書也會捉到)、更宏觀的老闆和「水喉」,電影一集接一集,故事中權力一層大過一層,每層的人又不夠道行去擺平這事,估計到「寒戰 10」,幕後大佬會是外星人,兩個星際文明為著拉郭富城下馬而發動宇宙戰爭了。

電影「寒戰 II」劇照
一哥簡直是世界上最「不襟撈」的一份工。電影「寒戰 II」劇照

電影破票房紀錄,入場人次刷新,包括我。觀眾大叫劇情緊張,儘管有邏輯漏洞,仍具娛樂性,包括我。觀眾大讚其中幾場戲拍得好,例如城門隧道槍戰等,就像看美劇 24 般,包括我。觀眾力橕劇情設計,原來港產警匪片也可以用另一個角度去拍,講權力鬥爭就像 House of Cards 般有張力,包括我。票房勝於雄辯,「寒戰 II」,就是我、我們、我們這個城市喜歡看的電影。

原來只要一群西裝男人板著臉,站在一間甲級寫字樓內同步吵架,我們就會覺得有張力;原來對白只要談及一些聽不懂的警隊英語縮寫,拋出一些時下詞彙如「五千萬」等,我們就會覺得很反映現實,很有共鳴;只要在大銀幕上看到青馬大橋、政總、警總、一連串高空拍下的航拍鏡頭,我們就會下意識覺得整件事好 grand,好有份量,好氣派。原來只要幕後大佬說「整件事好大」,我們就真的傻豬豬地相信,背後真的好大--請別誤會,我不在批評任何人,我只在批評自己。不是 comment,是 advice,advise to myself,自省。

我自省,是因為我明知戲整體絕不好看,在看的過程中,我還是覺得好看。自省,是明知槍戰、爆炸、鬧交、金句,全是計算,背後的故事仍然空洞無物,我仍願意享受以這個角度去看。自省,是當那幕後大佬說整件事好大,平常人不夠道行去擺平的時候,我居然覺得原來背後真是好大--也許我們看得好大,全因我們本身太小。

自省,是我原來還是要多讀書,也許多聽一點陶傑,多讀一點沈旭暉,多學一些真實的國際關係知識。因為我不知道真實的「權鬥」、「造王」、「後面好大」其實是如何的,我只知道,絕不是這樣。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江皓昕 煲戲要在晚餐後

江皓昕,編劇,白羊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