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中國人眼中的西方

A+A-

WhatsApp-Image-20160728

中國人眼中的西方,有如這幅一九八八年四川出版的連環圖:英國皇家特務占士邦 (James Bond , 大陸譯名「邦德」),在英國的洗手間收取情報。

中國畫師將西方「衛生間的分隔廁所」畫成像中國的公廁:無門、蹲廁,「洋人」的洗手間像中國人一樣缺乏私隱。

中國人對國際的一廂情願想像,今日並無改變,直到他們真的有機會去到西方,才會發覺:英美的司法不由總統首相打電話下令怎樣判的,洛杉磯的產房是不會另收红包的,同理,歐洲和美國的洗手間一定不是蹲踎的,必有門,因為西方公民不是豬狗牛羊,不住豬圈和牛棚,是活得有尊嚴的。

英國人為香港特區留下司法獨立,如同留下了有門板的座廁。但是,梁振英和他的班子畢竟是中國人,他們不習慣坐着用水廁,還是比較喜歡蹲踎型,立法會選舉,須候選人填「確認書」,然後又要用電郵再「表態」:雖然你聲明擁護中國主權,但「事實上」是否有主張和推動過港獨?

Well,中國人口頭上說「與國際接軌」,我只知道,「事實上」許多還是學習不了如何用西方設計的有門廁所,時時在廁板上留下鞋印。

中國人梁特將英式法治當做廁板。香港人,你願接受梁班子在香港的面孔上踩兩個鞋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