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曲線評成績,孰好孰壞?

A+A-

美國高等教育為人垢病的,其一有「成績通脹」,也就是愈來愈「好 grade」,美國老一輩畢業生看現今學生的成績數據,或會用「嬌寵」、「千禧世代」等字眼來形容,跟香港的「九十後唔捱得」異曲同工。但另一方面,有學者卻關注「成績通縮」的問題,那就是教授以拉曲線來評等,造成的不公平與破壞合作的惡果,誰有道理?

調查發現,在 135 多間 4 年制的高等院校中,超過 4 成的成績等級是 A 等,評級在近 30 年來愈來愈「鬆手」。拉曲線的目的很明確,就是要對抗成績通脹,如 10% 最高分數的學生能得 A 級,次 30% 的得 B級,如此類推。這有時是院校規定了,有時則是教授自行制定。

圖片來源:iStock

拉曲線製造惡性競爭

但強行拉曲線便存在兩大問題。首先是任意的分等界線有可能會排除了表現出色的學生,例如假若據曲線規定,班上只有 7 名的同學能取得 A 級,但其實有多達 10 名同學同樣出色,結果便會有 3 名同學無辜地被「處罰」而只得 B 級。經濟學家 Pradeep Dubey 及 John Geanakoplos 的研究結論便指,強制分佈法評核成績的確降低學習動機,他們認為絕對分數評等比拉曲線更佳。

美國賓夕法尼亞州華頓商學院教授 Adam Grant 則更關注拉曲線造成同學惡性競爭的問題,因它製造了過份競爭的文化,甚至等同向同學傳達「世界就是零和遊戲」的信息——你的成功代表我的失敗。

對於公平,可謂見仁見智。有人認為殘酷的世界本是零和遊戲,學校更應反映現實,尤其是像 Grant 所任教的商學院,但 Grant 同時也是機構心理學家,他認為世界不盡然是零和。

合作者得道多助

Grant 提出兩項理由。一是僱員的工作表現,除了本身的工作能力,也包括與其他員工的合作狀況。一項分析了 168 項研究的綜合研究便顯示,領導非常着重能令團隊和機構運作順暢的員工。

另外,Grant 花了十年時間研究,時刻希望領先別人的「收益者」(takers)與享受協助他人的「貢獻者」(givers)。他發現在不同行業如工程、醫學和零售中,收益者在短期,事業的確較為成功;但長期而言,貢獻者卻得到更大成果。他解釋,收益者相信零和遊戲,他們最終處於老闆、同事和顧客互不信任的情況;但貢獻者則能建立更深厚的關係,也就是所謂「得道多助」。

不拉曲線成績更佳?

而 Grant 身體力行,在 7 年前決定在他的課堂改變院系學生的學習文化,鼓勵群體合作,同時保持學業水平與個別評核成績,但能做到嗎?

Grant 首先大大增加考試的難度,來鼓勵同學需更努力學習,但他同時新增一項規則,就是確保他人的成績不影響自己的等級,Grant 亦向學生保證大家的成績不會因此拉低,如他承諾若最高分的是 83 分,他便會向每位同學加上 17 分,總之一個人的優越表現絕不會有害其他人的成績等級。

圖片來源:Credit Cristina Spano/紐約時報
圖片來源:Cristina Spano/紐約時報

不過即使減低了競爭性,但尚未能達致原先的宏大目標——以團隊努力來準備考試。直到 4 年前,Grant 想到方法。期終考試是選擇題式,他向同學表示,可選擇一條他們認為最不確定的題目,指定另一名班上或會答案的同學作答,如果該名同學答對了,他們雙雙可得到分數。Grant 打趣地比喻這就像「百萬富翁」。

雖然這額外的分數其實只是 120 分總分的 2 分,但整體的效果是,該學期的平均分比上學期的高出 2% ,而且也不是因多了那 2 分而提升的,而是同學在互相學習、共同奮鬥的結果。其實一直以來大家都明白在「教學」中,教者同樣從中學習。

另一個合作的好處就是,在個人和專業者之間可建構「交換記憶」(transactive memory),即是在有需要的時候,可通過詢問來得到所需資訊。例如在團隊合作中,如有同事是某方面的專家,那便並不需要每人均知悉全部在 PowerPoint 的資料,分工合作。

這在現實的金融世界也相當重要,有研究就發現,即使是出色的投資分析員,在進入新公司首兩年,他們不容易投入隊伍;而「交換記憶」則可協助他們尋找幫助。因此,若學生能了解誰是在某方面誰是專家,他們便可從中學習。Grant 說:「高等教育的分數不是你的頭腦累積了多少知識,而是你習得如何學習技能。」

於 2014 年的期終考前,有同學向全班發電郵表示,她和朋友預留了房在週六下午溫習,歡迎其他同學參加。同晚,有另一位同學建議同學可分工製作溫習筆記,僅在兩分鐘以後,第三名同學表示他早已撰寫了完整的學習指引,並向全班同學分享。

最後於那學年,那一班的成績提升了 2.4%。有同學向 Grant 表示,「我從未見過一班同學是如此渴望協助其他同學成功的。」商業社會是弱肉強食,必然零和嗎?也許在社會營營役役的打工仔感受最深,但 Grant 仍很努力地嘗試證明,以拉曲線評等是錯的,以及合作比勾心鬥角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