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黑鏡」第三季——我要你不斷 like 我

A+A-

十個人看完「黑鏡」(Black Mirror)第 3 季,九個半也覺得新不如舊。換了 Netflix 打本,拍攝規模大了,反而失去了首兩季那種格調。

第 3 季共 6 集,第 2 集「Playtest」,講虛擬遊戲逼真得殺人,未見甚麼新意念。第 3 集「Shut Up and Dance」,黑客盜取平民的私隱,引致一連串災難,有點警世,但情節沒驚喜。第 6 集「Hated in the Nation」講智能蜜蜂成為道德判官用來執行大屠殺私刑的武器,也是類似,不是不好,只是不似頭兩季的令人眼前一亮。第 5 集「Men Against Fire」是最平庸的一集,不提也罷。餘下兩集,第 4 集「San Junipero」講到人類將意識上載到雲端,談及永生的課題,似乎最受推崇。永生離我太遠,而且單憑想像也痛苦。我將焦點放在第 1 集「Nosedive」。

第 1 集「Nosedive」
第 1 集「Nosedive」

是名牌效應?請來名導 Joe Wright 操刀,這位一手捧紅 Keira Knightley 的「愛・誘・罪」(Atonement)導演,近年的電影作品,口碑直線下滑。客串執導一集電視劇,不是拍擅長的歷史文戲,反而以未來科幻世界作背景,又估唔到,節奏居然出奇地明快。而且是 6 個單元中,情節最貼地的。故事明嘲呃 like 文化,講人人也可以給其他人評分,高分者,生活上會得到種種優惠。於是,大部分人也為了分數而不斷鑽研討好他人之道。主角是個中上分數的女人,見人就笑,親切地打招呼,只為得到別人評高分。評分升高少少,她便可以用一個特惠價錢租住豪宅。如此時機,一個多年未見的舊相識,邀請她出席婚禮,她當然用盡所有方法趕到,希望表現良好,換取評分的大幅度調升。

當然,在「黑鏡」中,黑色荒謬至為重要。可以想像到,主角頭頭碰著黑,最終得不償失。我說此故事最貼地,因為你或者可以避開 VR,但今時今日,大概很難視 like 如不見。如果你是網上紅人,like 數根本就如劇情中的評分,是生存工具。即使你只是素人一個,你敢說沒有因為見過自己張美圖秀秀在社交網站博到額外關注而沾沾自喜?又沒有試過因為無人問津而忐忑不安?

將這一個感受代入到「Nosedive」的主角身上,便看得特別過癮。我常覺得,社交網站是一個考驗自信與自我的戰場,一是對別人的評價極放上心,或是對別人的評價毫不在乎,才會樂此不疲地跟一大眾陌生人分享私事,或心事。前者希望得到最大的認同,後者則純粹著重自我感覺良好。我是夾在中間的一種,所以從來難以投入。試過無數次想符合世界需要,跟大隊地做一個現代人,最終也失敗收場,又變回古代人。就似女主角的弟弟,情願拿著一個終極低分,但不用每天報喜不報憂,明明嬲到想爆粗也要笑臉示人。而我又未能夠瀟灑到當其他人的反應無到。尤其嬲嬲。我今生今世也做不到馮煒光,只好離場。然後,總有人說,發表甚麼甚麼,不為甚麼,只為留個紀錄,像儲起一些記憶。多餘啦,儲在個人電腦或手機的記憶體不可以嗎?你可能不忍心刪掉真情流露的醜態,但你真會公諸同好?

我們這一代,已註定被網上群眾牽動情緒,只取決於去到哪一種程度。是希望得到一千個不用付費的讚好?還是情願換來一個真真實實的擁抱?以我估計,我的下一代或再下一代,必定是單靠網上意見便能決定喜怒哀樂。如果,你還未看新一季「黑鏡」,又沒有足夠時間看齊六集,只選一集,我建議「Nosedive」。看到結局,看看你是像我一樣覺得超爽,還是不忍目睹認為主角遭遇比失戀更可憐。大概,已能測試出閣下適合不適合在現今世代好好生存。似我,是不適合。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方俊傑 特事特辦

方俊傑,利物浦球迷,前「壹週刊」生活組編輯。主打電影介紹、人物專訪、體育專欄、電視表。著有小說「失戀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