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蕾:在奧巴馬之前,另一位瞄準白宮的黑人領袖

A+A-

點票後,當選人固然成為萬千焦點,落敗者只得黯然下台,當中有些華麗轉身,投身其他崗位,但更多消失於公眾視線。Huffington Post 的 Podcast 節目 Candidate Confessional 特意訪問多位在美國選舉落敗的公眾人物和有份籌謀的競選經理,剖白承受失敗的心路歷程,當中嘉賓包括在 1984 年和 1988 年的民主黨總統提名候選人、著名黑人民權領袖 Jesse Jackson。

jesse_jackson-1200x600

作為黑馬,Jackson 的競選之路荊棘滿途,一面倒的反對聲音一沉百踩,龐大的選舉開支固然把他壓得透不過氣,更收到超過 300 個死亡恐嚇。除了要挑戰黨內的白人專政,很多曾和他並肩作戰的民權領導也不予看好,紛紛轉向支持其他候選人。Jackson 雖覺可惜,但亦理解他們的憂慮。「他們沒想像過我們站在台上角逐的意義,甘於只當追隨者,認為一個黑人競選完全不切實際。」

Jackson 無悔堅持為弱勢平權的初衷,亦拒絕為迎合主流選民而改變:「我不用改變自己去爭取白人選民,而是白人要聆聽我說的話。」

儘管傳媒對他冷嘲熱諷,但 Jackson 走遍國內偏遠的草根地區,親身接觸被遺忘的基層選民。終於,他的支持度慢慢上升。有次在密蘇里州,他在車內累極入睡,乍醒時有多名以麵粉袋包頭的白人圍著他。原來他們是一羣支持他的農民,因怕被農業聯會認出扣減津貼,只得出此下策向他道謝。

Jackson 不諱言,84 年的角逐旨在推動民權運動,而在 88 年初選再接再厲時,他贏得近 700 萬票,拿下 11 個州,雖敗猶榮。

obama-1200x600

20 年後,奧巴馬當選,成為美國首位黑人總統。Jackson 的兩次角逐,特別是在鎂光燈下據理力爭的辯論,對奧巴馬影響至深。傳記 Young Mr. Obama 交代:「奧巴馬當年 22 歲,還在紐約當時事通訊的編輯。一位對政治充滿興趣的黑人青年,看到 Jesse Jackson 在初選與其他民主黨候選人 Mondale、Gary Hart 和 John Glenn 同台較量,絕對非同小可。」

希拉莉在初選的主要對手 Bernie Sanders 與 Jackson 亦甚有淵源。「就多個層面而言,Bernie 這次競選和我當年的角逐其實如出一轍。」事實上,Sanders 是當年少數公開支持 Jackson 的民選官員,更在一次民主黨團會議為他站台後,遭一名女子掌摑。

Sanders 當時說:「我們要支持的總統候選人,要比其他人更重視團結被剝奪選舉權的人、三餐不得溫飽的人、貧窮的人、失去合理薪酬工作的工人、被略奪土地的農民。」這段在 1988 年支持 Jackson 的演說,無疑與他今屆競選理念一脈相承,令他在本年初的初選時吸納大批基層及年輕選民支持。

Jackson 亦對 Sanders 高度讚揚:「他一直堅持原則,與我們懷抱同樣價值,實現平等共融的美國夢。」

「我的工作是播種,為未來鋪路。」Jesse Jackson 語重深長,但願他種的業能繼續增長廣大。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陳蕾 異鄉小記

陳蕾,原名陳曉蕾。生而為香港女子,於香港大學主修比較文學及英語研究,亦為愛丁堡大學現代文學碩士,主力研究戰時及兒童文學。在歐洲居住時曾任繪景助手、燈光技術員、尾砧、書店店員等。現從事翻譯及文字工作,並積極推動本地盛食文化。著有「異鄉女子」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