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發現溫室效應 卻被歷史抹掉

A+A-
他發現溫室效應?一般人是這樣認為,其實不然。 圖片來源:Wiki commons
他發現溫室效應?一般人是這樣認為,其實不然。 圖片來源:Wikicommons

現今學界普遍認為,每日侵擾著現代人類生活的全球暖化,是由愛爾蘭物理學家 John Tyndall 於 1859 年首先證明,Tyndall 以北歐隨年歲逐漸融冰作例,推論出大氣變化與全球氣候有關。然而,當 Tyndall 獲得「溫室效應之父」的美名,比他早 3 年發表科學論文,同樣證明出溫室效應的女科學家 Eunice Foote,則因其性別,有意無意遭貶抑學術地位,被歷史遺忘。

為了把 Eunice Foote 被世人淡忘的貢獻記下歷史一筆,歷史文化作家 Leila McNeil 於日前「史密森尼」雜誌撰文,文章意味深長,提醒男女平等的重要,不要基於性別而看輕他人的成就與能力。

1856 年 8 月 23 日,於美國科學促進會的年度會議上,Eunice Foote 提交了一份題為 “Circumstances affecting the heat of the sun’s ray” (「影響太陽光熱力的情況」)的科研報告。在報告內,Foote 透過一系列實驗驗證了太陽光與不同氣體的互動關係,並且提出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會影響太陽光的溫度,到一定比例更會導致地球氣溫上升——亦即現今我們常掛在口邊的「溫室效應」。在當年的「美國科學」期刊上,有專欄直稱 Foote 為「科學淑女」及讚揚她的嘗試和貢獻。

可是,明明文首提及的「溫室效應之父」John Tyndall 在 Eunice Foote 的文章發表後 3 年才公佈相近理論,為甚麼歷史只記著 Tyndall,卻忘掉 Foote?

玻利維亞旱災,第二大潮完全乾涸,圖為乾涸至地面龜裂的水壩,元兇被指是全球暖化。 圖片來源:路透社
玻利維亞旱災,第二大湖完全乾涸,圖為乾涸至地面龜裂的水壩,元兇被指是全球暖化。 圖片來源:路透社

Leila McNeil 解釋,這與 19 世紀科學界的性別不平等有關,當時女性對參與科學討論仍是難事。由於女性接受高等教育的機會甚微,像美國科學促進會等機構,當時絕大部分學者會員都是男性。相比其他科學機構,美國科學促進會已是較為開放,少數接受女性成為會員的組織,但是裡面的階級觀念還是牢不可破:「專業」、「同事」等稱呼只屬男人擁有,女性只能作「會員」。

女性仍受不平等對待不僅於此,就像在 1856 年那次會議中,Foote 不能夠親自向會員解釋論文,只可交由另一位教授協助匯報。另外,Foote 的文章亦被故意忽略,沒有刊登在學會的年度期刊上。這對 Foote 來說,定必是一種傷害。而這種傷害,有意無意就把 Foote 從氣候科學的歷史中抹去。

除了從 Eunice Foote 的論文中可讀出她接受過高等教育、知道她的丈夫 Elisha Foote 也曾陪同她發表論文、擔任美國法官之外,目前關於 Foote 的個人記錄實在絕無僅有。這不單為 Foote 的研究添上傳奇色彩,更凸顯出性別歧視的可怕:暗地抹殺了包括 Foote 在內的無數女性在各領域中不同的貢獻和努力。

Leila McNeil 結語,Eunice Foote 比起 John Tyndall 更早發表「溫室氣體」理論的歷史,不容忽視,歷史應還她公道。

到底 Eunice Foote 的樣子如何?她沒有出現在這張相片中,因為她的資料實在寥寥無幾,女性地為低微,很少機會拍照,其芳容如何,恐怕無人知曉。
到底 Eunice Foote 的樣子如何?她沒有出現在這張相片中,因為她的資料實在寥寥無幾,女性地為低微,很少機會拍照,其芳容如何,恐怕無人知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