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迪倫:文化之路難走,也有難得之人

A+A-

上一篇說到新一代在香港文化路上一路走來的難處,現實與夢想的落差。然而,難走之路也有難得之人,近來我身邊便有兩位認識多年的朋友,在這些年間掙扎過後,逐漸在各自的文化範疇上建立成就,讓香港這片文藝乾涸的土地,得到新一點非商業性的滋潤。

snuggle2

其中一位朋友,叫黃肇邦,是我中學時代的同學。畢業後,知道他一直潛心拍攝紀錄片。幾年前有一個下午與他摸著酒杯聊了幾小時,談到紀錄片需要很長時間和耐性進行拍攝,動輒要用兩、三年時間。其實紀錄片在外地並不陌生,但在香港的確寥寥可數。在畢業後初進社會的他,憑著一些兼職來維持生計,把自己的積蓄和心血投放在紀錄片的拍攝上,為的是記錄一個城市之中,一些看似可有可無,一群普通人的生活方式。其首部紀錄片「舞回路」描寫街舞青年醉心舞蹈的故事,入選「華語紀錄片節 2011」,更被評為最佳電影。第二部展示單非、雙非兒童處境為題的紀錄片「子非魚」則獲得「 2013 年香港亞洲電影節選映電影」,更令他可以角逐「亞洲新導演獎」。而最近一套「伴生」,真實記錄三個家庭、兩代社會的束縛和異同、夫妻間的牽絆和信任,真實記錄一些伴隨著生命而來的關係。這套電影在電影中心剛加開了三場,評價超卓,所有觀眾離場時都被這套沒有明星大導,卻最真實的人生影片所觸動。願意放棄一切而造就這些電影的誕生,這位黃肇邦導演,在文化路上的堅持與付出,使我明白到他今天的成就,絕對是他默默耕耘的成果。

leung

另一位朋友叫 Soft,她是一隊本地新晉樂隊「雞蛋蒸肉餅 GDJYB」的主音歌手,樂隊演奏的音樂類型不是單純民謠或搖滾,而是比較新鮮、節奏多變的數字民謠(Math Folk),聽起來讓我聯想起「達明一派」的曲風。我從很多年前已認識她,她是一位設計師,平面設計十分厲害,多年來也幫我的咖啡館做過不少餐牌排版。幾年前知道她放棄設計師正職,寧願捱麵包渡日,都要專心做音樂,我實在有點為她這個決定擔心。結果幾星期前,在九展參加了「雞蛋蒸肉餅 GDJYB」的小型演唱會,看見她在台上發光發亮,聽到由她們樂隊一手包辦作曲填詞的歌曲,看著所有影視由她們自己一手編制。我心裡一直砰砰跳,如果這裡不是香港,她們早已揚名立萬了。

我看著肇邦和 Soft 這兩位認識了多年的人,真正地看著他們從放棄正常生活,到咬緊牙關,再到漸入佳境。我只想為在這片土地上,仍然堅持專注自己喜歡的事情,不隨波逐流的人們,獻上最大的敬意。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梁迪倫 牧羊思維

梁迪倫,86年生,【牧羊少年咖啡.茶.酒館】創辦人。自 16 歲開始便放學到樓上咖啡店打工,工作至凌晨 3 點才回家。22 歲畢業後開始自己的咖啡店生意。26 歲創立香港首間旅遊主題咖啡酒館【牧羊少年】。咖啡、文字、旅遊,皆為他不可或缺的養分。

http://www.thealchemistcaf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