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皓昕:Sherlock 第四季—— 一個死忠的自白

A+A-

第四季播完,以下劇透。

Sherlock 第四季劇照
Sherlock 第四季劇照

第三集 The Final Problem 收視失利,其一分析歸咎於俄羅斯電視網絡居然在正式播映前一天流出影片,以致部分人早看過了。其二是部分觀眾和影評人批評故事過於複雜,也脫離了一個私家偵探的日常推理,爛尾了云云。

利申,作為此劇死忠,我真誠認為那些批評故事複雜的人,首先就該自省一下,看不懂如此顯淺的大眾劇,並不是一件太光彩的事,還好意思大聲說出來,似乎是按錯遙控看錯台了。正如福爾摩斯哥哥飾演者,也是編劇之一的 Mark Gatiss 說:“Go and read a children’s book with hard pages if you don’t want to be challenged. We’re making the show we want to make."你是個衛道之士就別上咸網,你是個不喜歡用腦的觀眾,請別看 Sherlock

Sherlock 第四季劇照
Sherlock 第四季劇照

The Final Problem 的故事密度極高,主創用盡吃奶的力去製造兩分鐘一次的小高潮:下墮的飛機、「恐懼鬥室」式的遊戲、兩個只能活一個、井中淹水等設計,似乎是把整本荷里活 textbook 都搬了過來,你可以批評它「嘩,駛唔駛啊!」,卻不能裝清高說它不成功,皆因它真的十分成功,一個半小時裡觀眾的情緒都被牽著走,刺激如坐了一趟過山車。

長篇偵探劇走勢通常有二,一是無論多少季多少集,每集都是 Self-contained,此集的謎團在此劇結束前會解開,明天又是美好新一天。另一走勢是連續性強,隨故事推進,會愈來愈側重 mythology,即大陸所謂的挖坑和填坑,有時坑太大,沒看一集就再看不懂。Sherlock 無疑是後者。當細妹 Eurus 出現時,主創把她設計成前所未有強大的腦力怪物,看一小時 Twitter 就能猜出下幾次恐怖襲擊的時間地點,或以一人之力反操縱了整個秘密監獄,還因為妒忌哥哥有朋友而殘殺了人家,乍看就讓人想起浦澤直樹 Monster 的約翰。任何人都逃不過 Eurus 天生的說話技能,更有觀眾分析前兩季 Moriarty 是否已經失去了自我,他的攪風攪雨是否全都是 Eurus 五分鐘內的唆使——福爾摩斯幾季以來對戰的幕後玩家,一直都是自己妹妹。

有指妹妹的能力過份誇張,福爾摩斯最尾以溫情搭救,也有點虎頭蛇尾云云。我說,要寫實的話你怎麼不去看警訊模擬片段呢?這是一個簡單的定位問題,Sherlock 從第一季開始,推理本來就有點像 X-Men 的異能外掛,是一種「龍珠」式的強弱設定值。要知道編劇 Steven Moffat 和 Mark Gatiss 是寫科幻劇 Dr. Who 出身,他們根本沒有野心去寫「神探白羅」或「金田一」式的本格推理,他們在幹的,是以超級人物的血統來寫新福爾摩斯,把 Mind palace 當成武器設定去看,觀感就會 Fit 曬。就像你不會質疑 Iron Man 的膝蓋寫出飛彈是否符合現今科技水平,你也不應該質疑 Sherlock 在腦內迷宮中彈出彈入是否真實可以做到。畢竟,這不是一個偵探故事,而是一個偵探的故事。

再者,如單純以智力強弱排列,Mycroft>Sherlock=Moriarty,而現在 Eurus>Mycroft,試問福爾摩斯又何德何能越級撃倒她呢?The Final Problem 這一集,甚至整部 Sherlock 的最終目的,從來也不是鬥叻和鬥醒,不然下一季召喚 AlphaGo 或霍金博士出來,就可以一次過把福爾摩斯家族都殲滅了——不,主創從第一季一直想告訴觀眾的信息,是 Sherlock 之強,從來都是因為他的弱——他的人性,他的愛心,他的憐憫,儘管他本人不會承認。Sherlock 對身邊者的愛護,無論是對華生醫生的(基)友情、對 Irene Adler 和 Molly 的愛的若無其事、對房東太太 Mrs Hudson 的嫌煩又保護,那都是他強的原因,也是其他的福爾摩斯家族傳人無法理解的領域,也是他作為主角的最大原因。

Sherlock 第四季劇照
Sherlock 第四季劇照

童年摰友的死讓他日後改寫了自己的記憶,以致日後潛意識封閉起自己的情感,以致他面對所有危機時都與水有關(摰友 Victor 被淹死、第一次見 Moriarty 在游池、水底博物館中 Mary 為自己擋下子彈、嗑藥的夢中在瀑布邊跟 Moriarty 對決),以致他日後認識華生醫生並視他為另一個摰友時,對他的保護會如此之強,以致他一直想去解決更多的案件來彌補他心裡一開始的空洞。人物前史的蛛絲馬跡分佈在四季之中,原來除了維尼,Sherlock 的主創也在下一盤很大的棋。他們也許不是一開始就完全佈好局,但來到第四季仍能兜至如此,已夠漂亮。Sherlock 的人物成長來到季末,大致上也十分完滿了,他要知曉的真相,要打敗的敵人,要學懂的人生課題,都一一完成了。

是以,此劇爛尾了嗎?我認為跟爛尾全然沾不上邊,並且極度出色,說得出大道理,也很有親切感。只能說,The Game is on,這場 game 的定位卻由一家大家樂,漸變成了一家樓上私房菜,愈玩愈偏,也愈來愈只供死忠欣賞。每一集的精心鋪陳,死忠如我再三翻看,只會愈來愈讚嘆。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江皓昕 煲戲要在晚餐後

江皓昕,編劇,白羊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