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男孩專注,「坐定定」沒有用

A+A-

大家皆知長坐無好處,連站著的辦公桌也發明出來了,但精力充沛的小孩,在學校卻長坐長有,猶如沒有得放風的監犯。本來大家也曾在學校怨怪小息太小,課時太長,但坊間深信,坐得愈久,學得愈多,終於有科學研究指出學生(特別是男生)長坐問題重重,推翻這種半調子直覺——實情是坐得愈耐,學得愈少。

男孩最受罪

男孩生性精力過盛,坐唔定,無時停。但在學校,卻要被強迫長時間坐定定,小息時間罕有,而且如果不守規則,還要受罰再坐久一點。而男生在各國教育制度面對的困境,程度略有差別,但大致相同。所以,東芬蘭大學(University of Eastern Finland)最近就此研究,究竟在「坐定定」或「四圍走」的環境下,哪種較有助男生學習。結果顯示,男孩每天的「中度至劇烈的體力活動」愈少,他們就愈難以培養良好的閱讀能力。

男孩坐得愈久,活動愈少,會降低到未來兩年的閱讀吸收能力,更甚者,或會影響到其數學能力。

研究員解釋研究結果並不適用於女孩,這可能由於男女生理構造不同,又或女孩其實也像男孩一樣坐困愁城,不過她們更能處理情緒,並重新集中精神。建基於此,研究員認為在課室中較長時間的授課,女孩相對男孩更能獲益。「女孩是學校內的行為模範,而男孩則被當成有問題的女孩,」心理學家 Michael Thompson 表示。

這張當然是創作圖片,如果真的在日常生活看到,請帶那男生(或/及其父母)及早求醫。(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這張當然是創作圖片,如果真的在日常生活看到這種情況,請帶那男生(或/及其父母)及早求醫。

禁室教育有損身心

除了影響學習成績,限制活動至少在短期內有損男孩的生理及心理健康。不過在家長眼中,這不叫做限制,而是保護。這在香港也十分常見,這個污糟邋遢,那個危險死人,樣樣也不能碰不能玩,只會讓孩子憤怒及沮喪,削弱控制情緒的能力,而且當一有機會玩耍時,便更拼命。兒科職業治療師 Angela Hanscom 解釋:「小學生需要至少三小時的自由活動保持身體健康,所以在現時的教育環境,他們會感到十分沮喪。」

你個仔食咗藥未?

近年,愈來愈多小孩被診斷患有「專注力失調及過度活躍症」(Attention Deficit and / Hyperactivity Disorder, ADHD),而且確診數字正不斷飇升。背後的主要原因是 ADHD 的定義愈來愈廣泛,即是學童稍有偏差,就會被判斷成有病,而現在最普遍治療 ADHD 的方法是處方服用利他林(Ritalin)

Hanscom 認為孩子被迫坐定定的時間愈長,他們因自然天性而起的反抗當然愈強烈,「教學時間不停延長,小息時間因而不斷讓路,孩子難有活動時間,請正視孩子的活動明顯不足,情況嚴重得已經成為問題。」

學校的積習,家長的溺愛

沒人希望下一代失敗並出現種種健康問題,但是根據科學理論及研究結果,為何沒有學校嘗試改變,在課程中增加更多的小息時間及體育活動?去年新澤西州立法通過,公立學校至少要安排每天 20 分鐘的小息時間,但最後州長要求重新投票,並稱此為「愚蠢」的想法。

最簡單及最令人沮喪的普遍解釋是,因為日程已經給考試及試前準備填滿。再且學生靜靜地坐著,總較跑來跑去,一片混亂,易於管理,加上也沒有人會在場質疑教師的做法,自然成為教學上的積習。但也不要全怪學校及老師,現在的怪獸家長過度保護子女,事事追究,次次也為子女「挺身而出」,讓學校寸步難行,小心翼翼,你想想如果學童在你追我逐,見血輕傷,大家也估到這班家長絕不會放過學校。

其實大多數男孩(甚或男人的一生),只要有波,他們便能專注及發泄無窮精力,這種常識,難道教師及家長不懂嗎?(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其實大多數男孩(甚或男人的一生),只要有波,他們便能專注及發泄無窮精力,這種常識,難道教師及家長不懂嗎?

其實「要抖」是常識吧?

一間在德薩斯州的小學安排一天四節小息。結果發現學生少了好動百厭,多了集中專注。教師回應學生能專心聽課,聽從指示,並且嘗試自行尋找答案,而非事事問他們。不過就算學校可以變更,誓要贏在起跑線的家長們又會同意嗎?「太多小息,進度會落後」、「功課太少,孩子學不到東西」,在香港也經常聽到這類「苦口婆心」。

或許要瞬間扭轉這教育共業的確難,不如由自己先行,帶同子女多點運動,特別是那些被學校認為有行為問題的小朋友。Hanscom 建議:「為了兒童能好好學習,他們要能專注。而為了令他們專注,我們就要讓他們更多的嬉戲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