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聲夢裡人,如何三面不是人?

A+A-
一部電影如何同時受到種族、性別、爵士樂迷的批評? 電影「星聲夢裡人」劇照
一部電影如何同時受到種族、性別、爵士樂迷的批評? 電影「星聲夢裡人」劇照

愛之深,責之切。當大眾和影評人對一部電影讚譽有加,同時亦會有人把它批評得體無完膚,最近的例子便有如得到 7 座金球獎、及 14 項奧斯卡獎提名的「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影評人 Noah Gittell 日前便在「衛報」撰文解釋,一部電影如何同時受到種族、性別、爵士樂迷的批評?

不符現代爵士樂壇現實

劇中講述男主角 Sebastian 是一名爵士樂迷, 夢想是擁有自己的爵士俱樂部,但同時是一名保守主義者,希望爵士樂能保存正統,一度掙扎於好不好加入融合爵士樂隊。不過,這情節卻引起爵士樂迷批評,例如在文化評論媒體 Vulture,作者 Seve Chambers 便批評導演 Damien Chazelle 不了解爵士樂壇現實,「現今大多樂手都明白放棄傳統才是拯救爵士樂的最佳途徑」,以及現代爵士樂表演也不會如電影中眩目和滿滿跳舞員的舞台。

電影「星聲夢裡人」劇照
電影「星聲夢裡人」劇照

白人拯救爵士樂

MTV 評論人 Ira Madison III 則把男主角 Ryan Gosling 的白人選角,比喻作在電影「長城」裡的 Matt Damon,或在「最後武士」中的 Tom Cruise,最終爵士樂少數族群還是要由白人來拯救,「如果你要製作一部電影是關於爵士樂的正統,與對抗現代音樂入侵,你應會想起該音樂家是黑人」。

Noah Gittell 補充,觀眾應留意,其實在電影中 Sebastian 仍有提及他最敬重的音樂家就是黑人爵士樂手 Charlie Parker,Ira Madison III 的觀點也未至於是涉及種族主義,只是不能忽略爵士樂與黑人的密切背景。

男性主義

美劇 The OA 作曲家 Rostam Batmanglij 批評「星聲」竟沒有出現同性戀的角色,尤其是在有不少同性戀社群的洛杉磯。Gittell 表示,無論你同意與否,荷里活的確是性別平別、種族平等與性別身分的爭議之地。女權主義者在「星聲」也可以挑出骨頭,如「洛杉磯書評」作者 Morgan Leigh Davies 便認為,Emma Stone 飾演的女主角 Mia 更是「自己故事的旁觀者」,例如 Sebastian 主動約會 Mia、在關係的親密時刻重覆奏着 Sebastian 的曲調、Sebastian 向 Mia 介紹和教導爵士樂等等,Sebastian 才是兩人關係的「作者」,充滿男性主義。

Noah Gittell 最後指出,假若「星聲」不是大熱,便不會受到如此多的批評(或挑剔),也不會有人以種族或性別角度來分析該電影。不過,假若留意一下如自 2003 年的「芝加哥」(Chicago)以後,奧斯卡便一直沒有以女性為重要主角的電影獲得「最佳電影」,也能理解為何性別議題備受關注。

當今種族議題又隨杜林普上台升溫,但到底一套戲需要多大的「政治正確」才算「正確」?是不是每一套戲都必要包括所有人種?如此的信條是否開始要寫進電影教科書裡?去年奧斯卡被評為太「白」,如今「月亮喜歡藍」(Moonlight)、「藩籬」(Fences)及「 NASA 無名英雌」(Hidden Figures) 等由黑人擔任重要角色的電影均獲提名,假如「星聲」最終有幸連同最佳電影掃走多項大獎,會否又被批評「白」做一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