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人:悲情的黑色旅行——離不開戰火的巴爾幹

A+A-
大雪下的薩拉熱窩
大雪下的薩拉熱窩

波斯尼亞、柬埔寨、波蘭,有何共通點呢?他們都是黑色旅遊熱點,旅遊中找回可怕戰爭和屠殺的記憶。黑色旅遊是一種文化旅行,不少港人旅行愛好遊山玩水,吃喝玩樂和購物,但有否想過走入本地人的遭遇,望著滿佈子彈孔建築,走入被炸彈破壞得支離破碎的大屋,聽著當時人回首黑色的歲月。

1990 年代初的內戰,子彈和炮彈打在房子外牆,居民都提心吊膽。
1990 年代初的內戰,子彈和炮彈打在房子外牆,居民都提心吊膽。

蔓延 600 年的戰火

新年假期,筆者花上 21 天遊走巴爾幹半島諸國,走入戰爭洗禮之地,經歷心碎的黑色旅遊。巴爾幹被稱為「歐洲火藥庫」,位處歐洲和阿拉伯世界之間,自 600 年前,信奉伊斯蘭教鄂圖曼帝國興起,經歷拜占庭帝國、鄂圖曼帝國、近代的獨立戰爭和二次世界大戰,南斯拉夫分裂內戰,至今餘波未了,民族、宗教的張力從沒有離開。

早在 2005 年,我大學畢業時已踏足此地。相隔 13 年,終於踏遍巴爾幹的 10 個國家。10 年前後,社會依舊,戰爭,貧窮,貪污,加上難民(10年前,前南斯拉夫人民自身是難民,今天塞爾維亞成為迎接中東、非洲難民的前線),問題纒身。複雜的民族,多樣的宗教,不及民族主義可怕,一發不可收拾。近日,塞爾維亞國的火車,寫滿宣洩主權的字句,如︰反對科索沃獨立,駛入科國,引發大波,再激起巴爾幹的風波。

未能治癒的波斯尼亞

巴爾幹半島中,以西歐自居的希臘,擁有最豐富文化古蹟,西方文明起源,不少長達二、三千年的遺址,喜好歷史的朋友定必目不暇給。但遊歷希臘鄰近的前南斯拉夫國家倍感蒼涼,目睹從前的屠殺和戰爭遺址,有著截然不同的感覺,原來暴力離開我們不遠,時刻提醒人類的價值,包容和寬恕,還有民族主義的危險。

旅程的首站是波斯尼亞,最令我悲痛。近日國際大事再連上這個小國,但都離不開血腥。被行刺的北韓獨裁者金正恩大哥金正男的長子金漢率,曾在波斯尼亞南部莫斯塔爾(Mostar)的國際學校留學,為何選波斯尼亞呢?原來北韓被國際制裁,很多西方國家不准金家入境,他唯有揀選這荒蕪國度讀書。

市中心的薩拉熱窩
市中心的薩拉熱窩

薩拉熱窩的羅密歐與茱麗葉

黑色旅遊是深度旅行,走入別人國度很容易,但了解別人很難,需要先了解他國歷史,再聆聽當日故事。踏出波斯尼亞首都薩拉熱窩,絲豪看不到廿年前戰火的痕跡,市中心如同歐洲小鎮,古老洋樓,宏偉大廈,但細心發掘,不難找出當年的印記。

薩拉熱窩經過修復,已看不到戰爭的痕跡。
薩拉熱窩經過修復,已看不到戰爭的痕跡。

薩拉熱窩跟香港流行文化很有關係,1994 年鄭秀文有一曲「薩拉熱窩的羅密歐與茱麗葉」,講述當年戰爭中的男女相戀,林振強的歌詞︰「但戰火封鎖危城,也蓋掩星星月亮,沒陽光唯共互牽,拼命地逃盼再見到艷陽。」當年接近 4 年的圍城,糧食嚴重不足,街坊出街都害怕被狙擊手射殺,愛情見不到將來。

居民如何生活呢?我跟當年只有 5 歲的 Jack 行在昔日危險的街道,下回分解。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原人 7遊記

原人,植根香港的城市研究員,曾任大學講師,研究社區和文化保育。放眼世界,遊歷 45 國,五大洲,本地欣賞社區的樂趣,國外沉迷第三世界的浪漫,最愛國度是伊朗和緬甸,景點有趣,卻不及人的真摰,尋回城市失落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