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如果你真的像個猶太人

A+A-
Models stand on the runway during an event dubbed, "Modest Fashion Day", the first of its kind in Israel, whereby designers showed off their clothing creations aimed at Orthodox Jewish women who adhere to strict dress codes, in Jerusalem February 23, 2017. REUTERS/Ronen Zvulun
猶太 Fashion 就在你我身邊。請不要亂開玩笑。 圖片來源:路透社

到底香港警隊中多少人擁有猶太裔血統,或者像猶太人,以我估計不多。其實不容易用肉眼去分辨一個人似不似猶太人,至少很多香港人熟悉的名字,他們本身就當真有著猶太裔血統,卻反而很少被人察覺,也不常提及。

提起猶太人,讀書不多的人只會片面地想到納粹和種族清洗。事實上,歷史證明了猶太裔血統並未因為納粹的種族清洗而滅亡,反而猶太後裔之手處處痕跡,遍佈香港,以至全世界的大城市,但當然,不在香港警隊體制之中。香港各區的大小商場,高檔至時代廣場、太古廣場,或平民化至千色廣場的 Boutique 細舖,國際時裝品牌林立,著名設計師紛紛插旗,從舉目可見的經典品牌 Calvin Klein、Ralph Lauren,到年輕的時尚新貴 Tory Burch、Marc Jacobs、Michael Kors、Donna Karan;從已故法國設計師 Sonia Rykiel,到前 Lanvin 創意總監 Alber Elbaz,以上全部時裝巨頭其實都流著猶太裔血統。反而要在香港找一個完全隔絕猶太裔的商場,甚至一個衣櫃,這才叫困難。除非閣下一直都穿佐丹奴,否則平生愛過的 fashion items 之中,多半都有猶太裔設計師的存在。

Ralph Lauren(左)及 Alber Elbaz(右)均為猶太裔。
Ralph Lauren(左)及 Alber Elbaz(右)均為猶太裔。

猶太人與時裝的興起本就息息相關,在 19 世紀初期的美國,一般家庭都是自行造衣,到後來紡織業發達,衣車普及,才開始有售賣成衣的生意出現,而當中不少都是祖父輩從歐洲西移到美國的猶太裔商人。據聞猶太人記性好,數口特別精,因此經商有道。比如說,Levi’s 是歷史上第一家牛仔褲品牌,創辦人 Levi Strauss 與當年設計出牛仔褲的裁縫 Jacob Davis,幾經考證,其實都是猶太人。當然,時裝界只是雲集猶太後裔的其中一個範疇,同樣擁有猶太血統的,還包括美國流行歌手 Bruno Mars、搖滾樂團 Maroon 5 的主音 Adam Levine、加拿大饒舌歌手 Drake、鬼才 DJ David Guetta,以及去年摘下諾貝爾文學獎的著名歌手 Bob Dylan。

時裝和音樂畢竟仍比較貼地,在離地一點的文史哲領域,猶太裔的數量更加多得驚人,最著名就一定是畢生飽受種族排擠的猶太裔德語小說家 Franz Kafka,還有劇作家 Arthur Miller,後現代解構大師 Jacques Derrida,精神分析學開山鼻祖 Sigmund Freud,就好像把腦袋閃現的名字隨口嗑都會中,而事實上,光是生於 19 世紀的 Karl Marx 和生於 20 世紀 Albert Einstein,這兩位猶太裔哲學家已足夠影響人類文明二百年。

因此,要判斷一個人是不是猶太人,不妨套用「無間道」的傻強思維,如果那個人從事創作,作品又有一點異於常人,那麼他就很有可能是猶太人了。在宗教角度,猶太人這得天獨厚的創造力,是來自上帝的恩賜和眷顧。耶穌降生,就是一名猶太人,或說明了他們是與別不同的,相對其他種族更具智慧,擁有更出色的天賦去創造、學習和尋求進步。而歷史也佐證了猶太後裔往往能在時裝、音樂和文史哲界別大放異彩,藝術細胞異常發達。也所以劈頭就說,警隊中的猶太人估計不會多了,甚至乎,如果選擇這樣一個強調制度化、按規矩辦事、服從性高的職業,本身就跟創作思維背馳,光是這件事就已經不怎麼像猶太人了。

何況猶太人真的絕少讀不成書,會當差的機會又更少了。非科學統計其基因是否比較優秀,但親身經歷讓我深信,猶太人的學習天份,尤其在語言和藝術範疇,都屬屈機等級。只打天才波,都比常人優勝。當年讀研究所時,就有一個來自以色列的猶太裔同學。我們幾乎同時來到台灣,初時,他只會說幾個國語單詞,餐牌和捷運路線圖都未看得懂,三年後我們畢業,他的國語已經說得跟我一樣好,而且還會說一些台語和廣東話,當然這還未計算他更見流利的英語和希伯來語。他說,一般猶太成年人都會說六種語言以上。我時常羨慕他天份高,他則時常約我去大學泳池游水。他告訴我,希特拉當年要屠殺猶太人,其實是因為他羨慕猶太人的學習天份,繼而嫉妒,也繼而害怕。出自猶太人之口,讓我一直記住這番話,世上最歹毒的惡念,都源於嫉念。

我胖,游得慢,他總是在終點等我。然後,喘定氣,他又鼓勵我再游一圈。「沒關係,你比我慢是正常的,因為我是猶太人,你不是。」——體能這方面其實跟猶太裔血統無關。猶太人比別人聰明,藝術細胞或商業頭腦都是其次,最聰明往往是懂得謙遜,歷史慘痛,教曉了他們藏鋒不露,不出惡言。

如果你真的像個猶太人,你自然會讀多點書,然後,你會懂得分辨是非,而你既然不會,你又怎會像猶太人?高調聲稱自己像猶太人的人,正是未知道自己當下這種旗鼓大張的行為,其實最不像猶太人。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錦衣衛札記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