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致癌又防癌?不能盡信醫學新研究

A+A-

medical study

在你的新聞來源上,近乎每日總有形形色色的醫學研究「新」聞,告訴你在治療甚麼疾病上取得了新突破,吃甚麼對健康有益有害(例如數星期前的大米含砷),讓你一時心花怒放,一時又憂心忡忡,這項研究說紅酒有益,那份報告卻說喝酒有害,讓人頭暈目眩。屢獲科學新聞報道獎項的科學記者 Julia Belluz,便多次在 Vox 媒體撰文解釋不能盡信新醫學研究的原因。

最基本的原因就是:大多醫學研究都是錯誤。Belluz 表示,所有的研究都涉及某程度偏見和缺憾,在同一項問題上,往往要基於大量的研究才能求出真相,但媒體和讀者卻急不及待,期望新發現能拯救患病者出苦海。多年來不少報道稱治療癌證有新希望,但據 Belluz 統計,近年來已有超過 200 項預期成功的癌症突破最終是失敗。

英國醫學期刊與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健康資訊研究中心,合作審查大量的臨床醫學研究。統計發現,約 5 萬篇期刊論文中,只有約 3 千篇,即只有 6% 是屬於具信服力研究方法來支持結論,及充份相關於臨床護理。

2012 年的一項系統綜述報告顯示,許多食物出現不一致的研究結果。
2012 年的一項系統綜述報告顯示,許多食物出現不一致的研究結果。

2012 年的一項系統綜述(Systematic Review)中,研究者在一本烹飪書中隨機選出了 50 種常見食材,再找出就這些食材先前與癌症相關的醫學研究。結果發現,超過 80% 的食材都有論文報告指與癌症風險相關,但大多數研究在統計功效上的證據卻相當薄弱,不少食物出現矛盾的研究結果,有些研究發現增加患癌風險,有的則稱減低。部分研究更只把「弱關係」或統計學上否定的結果寫在內文而不在論文概要,以求魚目混珠,讓不認真閱讀的人誤以為又是一項大發現。

2014 年包括英美加三國多所知名醫學院的教授,在「刺針」期刊指出在生物醫學與公共健康方面的研究上,許多研究的設計缺憾其實可以改善,亦提出着重研究質量的獎勵制度來解決當下的研究歪風。牛津大學醫學院教授 Paul Glasziou 於 2009 年的報告估計,全球大約 85% 的研究經費,浪費在差劣的設計及多餘的研究,累積總額高達 2 千億美元(約 1.55 兆港元)。

在媒體追求點擊率,讀者尋求新奇資訊的年代,醫學研究正好滿足了兩者的需求。Belluz 質疑媒體早期的研究是否有報道價值,她認為在期刊發表研究的真正目的,是讓同行討論和評審,而非讓公眾消費研究。因此,Belluz 自身正嘗試報道更深入的系統綜述,就同一個臨床醫學問題,盡可包含多具質素的研究,才能提供更有用的健康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