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明:女權叛徒的懺悔

A+A-
這個調戲動作現在大概不能再演,因為太欺負人了。

我又來懺悔了。

見識到倫敦一個騎單車的女郎向兩個調戲她的男人展示了 Girl power。

據說這兩個賤兮兮的男人開貨 Van,在等紅燈的時候向車窗外的單車女搭訕,也許這兩個「賤男」問她要電話號碼時態度十分輕浮,叫她寶貝、美女,或者小妞甚麼的,我忘了,結果顯然遭到美女臭臉的回應。也許貨車男也有點不忿,自己的熱情何以只值一個臭臉?因此又嘴賤地單打了一句:「你心情很壞嗎,是不是大姨媽來了?」至於有沒有用粗口問候這位單車女郎,我也沒印象,編輯大人好心提醒我,這兩個「色狼」從車窗裡伸出了「鹹豬手」,摸了摸單車女的背部,結果這位女郎像末路狂花那樣,踩著單車一路直追,終於在他們停車的時候趕上這兩個「禽獸」,空手將貨車一隻倒後鏡扯了下來,怒斥他們活該,然後踩著一陣神風而去,網民紛紛叫好,人心大快。

兩個貨車男不知天高地厚,癩蛤蟆想吃倫敦的天鵝肉,果然沒有人同情他們,遭到網上一面倒的公審。但這般口頭調戲加毛手毛腳,也落得這般下場,我覺得他們挺冤的。

如果爆發了革命,這類高喊 Girl Power 的人上台,我肯定是最先被捉出來的叛徒,因為我控制不住自己要同情這兩個倒楣的蠢男人。

也許他們是很賤,嘴巴也不乾淨,還拿女人來大姨媽這種苦事說笑,認為女人都有經前綜合症,神經質什麼的,都可以坐實性別歧視的罪名。但我相信,他們平時也受到各種各樣的歧視,肯定有很多人因為他們開貨車,穿得爛,沒上過伊頓哈羅,說一口 Cockney 口音,長得又不像 Ryan Gosling 而給他們臭臉看,對吧?

如果恐怖份子或精神病人因為生活中飽嘗不公和辛酸,最終報復社會,濫殺無辜,也可以理解和原諒的話,這兩個蠢男人又有甚麼好譴責?也許他們平時被美女拒絕多了,引起逆反心理,也情有可原吧。雖然以我淺見,這種程度的無禮跟冒犯,跟許多男人在網絡和酒吧裡的輕佻語言相比,可能還差點火候。

顯然,對於這位單車女郎,以及所有為她叫好的人而言,是可忍,孰不可忍,當街調戲就是對女性尊嚴和人權的野蠻踐踏,雖然我不明白這樣的憤怒還擊,到底維護了甚麼女權——尤其當這個世上還有許多女人沒書讀、被拐賣,受奴役的時候。100 多年前另一個倫敦女人 Emily Davidson 衝入馬場死在馬蹄之下,那可是為了爭婦女的投票權。

除了奮起直追扯爛倒後鏡,順帶豎個中指之外,可不可以換個方式還擊?譬如跟他們說,「對不起我的號碼是秘密,你不妨試試下一個單車女郎吧,哦還有,祝你好運,寶貝。」如果「寶貝」是個有辱女性尊嚴的髒字,女人也不妨用這個髒字問候所有不值得尊重的男人。

唐頓莊園有一集講到伯爵的男侍偷吻新來的男僕,結果吃了一記耳光,但伯爵聽說之後大不以為然:「要是我讀書的時候每一次被人偷吻都尖叫的話,我嗓子早就啞了。」 我想這位單車女郎肯定沒看過這一幕,否則她可以說:「要是每個開車的男人都問我拿電話號碼的話,倫敦要比現在塞車一百倍了。」果然,英國人雲淡風輕,笑看這個愚蠢世界的年代,都過去了。

調情,甚至調戲,因為道德風險增加,今天已經失傳了,所以只剩下甚麼粗暴野蠻的性騷擾,或者開門見山的性交易,這算不算活該?

跟這位勇武的倫敦女郎相比,我承認自己軟弱,欠缺自尊,給所有女人丟臉了,我對不起 Girl Power,我有罪。但是戴卓爾夫人說,Power is like being a lady, if you have to tell people you are, you aren’t.

如果你要告訴別人這叫 Girl power,It isn’t.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