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制止孤狼式恐襲?

A+A-
london

近年歐美發生一連串「孤狼」(Lone Wolf)恐襲--不受組織指揮,自發施襲--人心惶惶之下,國土安全變成社會重大議題,催生正反回應,積極重塑政治光譜。孤狼未必有跡可尋,突然發難,固然不可能杜絕,但亦不表示政府對其無計可施。美國外交事務教授 Daniel Byman 分析孤狼今昔策略,並提出多項建議,從各方面打擊獨行恐怖分子。

Daniel Byman 開宗明義指出,孤狼並非新威脅,亦非伊斯蘭恐怖分子專屬。早在 1983 年,美國白人至上主義者 Louis Beam 就呼籲向聯邦政府發動「無領袖反抗」(Leaderless Resistance),而在 911 之前,美國最大型的恐怖襲擊就來自一名白人至上主義者:Timothy McVeigh 在俄克拉荷馬州一幢聯邦大樓引爆炸藥,釀成 168 人死亡,超過 800 人受傷;2015 年另一白人優先主義者在南卡羅萊納州一間教堂內殺害 9 名黑人牧師;最近加拿大亦有一名報稱杜林普支持者針對伊斯蘭教發動炸彈襲擊,造成 6 人死亡。

孤狼恐襲有之經年,近來趨勢驟增。
孤狼恐襲有之經年,近來趨勢驟增。

但論影響歐美社會輿論之最,仍要數激進伊斯蘭恐怖主義。自 2014 年伊斯蘭國(ISIS)壯大以來,特別是 2016 年初 ISIS 呼籲內應行動之後,西方國家頻見孤狼施襲。加上資訊科技發達,恐怖組織宣傳收效,不但推動激進化,有時更遙距指示恐襲。雖說孤狼不孤,鑑於有別於其他襲擊類型,Daniel Byman 認為各國政府有必要按此標籤採取另類方針應對,例如:

孤立孤狼:正如上述,孤狼往往接觸恐怖主義後漸趨激進化,因此政府有必要打擊恐怖組織的宣傳,著力廣納情報,拘捕嫌疑組織領袖,以無人機摧毀恐怖組織的宣傳塔。

減低殺傷:美國向來限制持有爆炸物,令恐怖分子較難製造大殺傷力炸藥,但半自動步槍則不在此限,例如釀成 49 人死亡的奧蘭多槍擊案,主要兇器便是 AR-15 系列半自動步槍,子彈威力足以穿透兩個人,「專為美軍多快好省地殺敵」,由於殺傷力太大,美軍如非正式操練都鎖起不用,現時卻是美國最受歡迎槍種。假如將爆炸物的管制應用於槍械,絕對有助減低孤狼的殺傷力。

監控網絡:鑑於恐怖組織倚賴社交網絡宣傳,情報機關監管帳戶動態,要求社交媒體如 Facebook 和 Twitter 加緊審查與恐怖主義相關的言論,甚至查封帳戶,有助打擊恐怖組織吸納人手。一項研究顯示,ISIS 雖有數以萬計 Twitter 帳戶,但只有少數投放於傳訊,自從 Twitter 於 2014 年起著手查禁恐怖組織帳戶,ISIS 的社交網絡宣傳效力已見下降。

反向宣傳:近年 ISIS 為防範滲透,已拒絕不少外來人士加入組織,政府大可利用偏執心態,散播虛假消息擾敵,或是發動黑客入侵激進網站,製造混亂打擊宣傳,或是直接關閉網站。另一方面,政府亦應反宣傳恐怖主義,例如邀請前激進主義者作證。

拉攏教徒:政府不應因零星恐襲而孤立伊斯蘭界,反而要給予支持,同時維持治安,減少因歧視或罪案而生的暴力,增加供出恐怖分子的誘因,才可團結伊斯蘭社群協力反恐,畢竟孤狼僅屬少數,亦是伊斯蘭教徒的公敵,政府必須加以利用,比起孤立伊斯蘭社區,「以伊制伊」才是更務實的反恐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