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我是眼鏡奴又如何

A+A-

「眼鏡才是本體」這個梗,源遠流長,近年最為街知巷聞一定是日本長壽漫畫「銀魂」的志村新八,作者甚至三不五時就在漫畫中以此自嘲。這個梗的意思是,脫下眼鏡就變成另一個人,叫人完全認不出來,所以眼鏡比本尊更有代表性。

動畫「銀魂」劇照
動畫「銀魂」劇照
動畫「多啦 A 夢」劇照
動畫「多啦 A 夢」劇照

元祖級漫畫「多啦 A 夢」的男主角野比大雄也是這個梗的佼佼者,當大雄脫下他的圓框眼鏡,眼睛就變成兩個「3」字,連多啦 A 夢都不認得他,而換了方框眼鏡之後,就更加變成藤子 F 不二雄筆下另一部漫畫「奇天烈百科全書」的男主角。而在最早期出現的經典例子,就要數到美國 DC 超級英雄漫畫「Superman」的主人公 Clark Kent,來自外太空,不戴眼鏡是超人,戴上眼鏡就是報社的迷途小記者,堪稱漫畫史上最「俹簁」的喬裝術,騙過了全世界但連隨便一個小學生讀者都騙不過。可能大家都覺得太不合理,所以後來其他身懷絕技的英雄大俠都選擇戴上面罩才願意露面。

讓我們也先脫下眼鏡,說到本體,不但是動漫世界的一個梗,其實也是意味深遠的哲學問題。從字面看,放在黑格爾著名的「主奴辯證」之上,眼鏡就正如擁有自我存在意志的主人,而肉體,則是依賴眼鏡才會被人認得出的奴隸。這個經典的梗,的確「很黑格爾」,他本人應該沒想過自己的思想理論在二百年後會被一個動漫迷常用的梗,如此幽默又恰當地演繹。當然不是指動漫 Café 那種商業運作形式上的「主人」和「奴隸」,按其「精神現象學」,主人和奴隸的對立並非絕對的主從關係,奴隸雖一方面依附主人而活著,但主人亦無法離開奴隸。主人把奴隸當成物件,但被侍候的主人,本質比確切執行命令的奴隸更加接近物件,就正如比君主本人更能代表其君主身份的,其實是他頭上的皇冠。當然我們 fashion 一點,還是用眼鏡好了。眼鏡是讓「我」在眾人記憶中存在的本體,但選擇戴上眼鏡,滑落時托托鏡架,鏡面有塵時摘下來擦拭的,是奴隸一樣的肉體。這個梗某程度上就是黑格爾的 what exactly mean,主人雖有自我存在的特質,然而,對物件賦予意義,能夠確立主人身份的,其實是奴隸。這說法在宗教層面敏銳地解說了上帝與人之間的關係,但當然,我們還是 fashion 一點,回到黑格爾在生時尚未出現的眼鏡。

glasses

為甚麼眼鏡可以是本體,而其他衫褲鞋襪不可以?時下港女熱捧 Pandora 手鏈、Tiffany 手環,然而,Pandora 和 Tiffany 頂多是她們的英文名,卻很少是本體。辛辛苦苦供一隻鑽錶,但鑽錶最多是人生奮鬥目標,很少是本體。眼鏡甚至多數不是你身上最貴、最珍貴的物件。諸如皮鞋、手錶、手袋,身上的一衫一褲,隔著櫥窗都有著客觀上的好不好看。反而再名貴和精緻的眼鏡,店員會很主動拿出來給客人試戴,也其實只有在眼鏡店,東翻翻西拿拿擾攘一輪最後決定不買都是情有可原的。沒有客觀可言,總要主觀地考慮戴著好不好看。人帥,寒酸的衫褲鞋襪都可以著出味道,同一副眼鏡,就不是人人都有相同效果。荒木經惟那副圓框眼鏡,謝霆鋒也未必戴得好看。Clark Kent 的喬裝術是有所誇大,卻沒有錯,衣櫃裡可以有很多衫褲鞋襪,但一般人不會替換他們慣用的那副眼鏡(太陽眼鏡另當別論),怕不似「我」的形象,怕不順眼。像黑格爾所說,揀眼鏡之所以特別困難,是因為奴隸對於主人,肉體有恐懼。買其他衣服,用愛的程度來考量,但揀眼鏡就是克服恐懼的過程。再無美醜標準,不愛打扮的人,揀眼鏡時都不會只配鏡片度數,總會挑一副鏡架,至少思考一次自己戴著好不好看。因為揀眼鏡,就是挑選你的主人,那個「我」的本體。

不過,黑格爾說,恐懼是智慧的開始。眼鏡是唯一一件只需要一件,就可以顯露品味和修養的物件。都不否認,戴了眼鏡的人總是比較好看。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錦衣衛札記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