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玩謝大作家」——名人必須高高在上

A+A-
電影「玩謝大作家」劇照

習大大襲港,點解香港政府咁煞有介事,要將香港搞到宵禁一樣?看看阿根廷電影「玩謝大作家」(The Distinguished Citizen),可能有少少啟示。

電影一開場,作家男主角奪得諾貝爾文學獎,上台講感受,一開口就話大鑊:「一個藝術家,職責是批判,如果獲得上上下下一致認同,即係玩完啦。」他登上事業的最高峰,也代表踏入衰退期。

無所謂的,拿了大獎就是明星,往後五年毫無新作,不減人氣。他接受離開已四十年的家鄉所邀請,回去領取一個所謂的傑出市民獎,順道做一做宣傳大使,為當地政府及官員貼一貼金。未到埗,已知出事,主角想低調,但人人當他明星看待,鎮長要他跟選美冠軍坐消防車出巡,少女自動獻身想被帶去歐洲出人頭地,他還要開班講寫作心得,但個個學生也旨在影合照炫耀。最慘是被安排當上畫畫比賽的評審,然後發覺忠實地按照個人喜好作出決定,會傷害既得利益者的弱小心靈,不跟遊戲規則玩的話,會犯眾憎。最後一堂授課,已由原本的熱熱鬧鬧,變成小貓三四隻。在一個民智未開發的小鎮,根本不應該談甚麼文化。因為,文化不用發展,而是自自然然會建立,就似酒店的職員,沒有說過任何一句攀附的說話,但寫出來的作品卻令大作家拜服。

電影「玩謝大作家」劇照

結果,明星作家沒法符合民眾期望,最後更惹來血光之災。如果可以給他選擇多一次,他大概不會重回這個對自己毫無用處的小鎮,就算肯撥冗光臨,也應該會選擇一個高高在上的姿態。一定不會有車唔坐,懶親民地走入群眾,與小粉絲傾談,受小粉絲邀請食飯,被陌生人請求救濟,跟老朋友飲酒談天,甚至打獵。明星就要有明星風範,明星就要高高在上拒人千里搞到全世界圍住自己轉。你以為班被影響的蟻民會好反感?不,人類很犯賤,總有更多人不但照單全收,甚至會覺得皇恩浩蕩。為求保安為求自我感覺良好為求滿足到大部分平民需要,你話,香港點會不變成被宵禁一樣?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方俊傑 特事特辦

方俊傑,利物浦球迷,前「壹週刊」生活組編輯。主打電影介紹、人物專訪、體育專欄、電視表。著有小說「失戀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