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銀座開設一間全球最美書店是門好生意?

A+A-

手握 80 兆日元消費能力的「團塊世代」,雖然含金量高,但也更不容易討好,在苦難中打拼成長的他們,相較於出生優渥、追求浪漫情懷的年輕世代,這群人非常重視理性,自我意識強,追求成就感,且不容易相信他人。要讓這群人埋單,必須透過專業知識引導,再開始以理性說服。同時,還得讓體力逐漸下滑的他們,不必走太多路,就能飽覽無遺。因此,在約 600 呎空間內,巧妙結合各業務的雜貨店,數量正在日本逐年成長。

最能體現此模式、討好團塊世代的例子,是被譽為「全球最美書店」之一、位於東京代官山的蔦屋書店。

蔦屋書店集結書籍、保養品、用具、餐廳等,強調「知識型消費」,透過書籍提案,推薦相關商品,讓團塊世代能放下戒心、接受誘導,進而消費。

團塊世代習慣先研究、再消費,但因不習慣使用網路,且退休後有時間慢慢瀏覽,因此實體書籍仍是其最仰賴也最適合的媒介。所以,該店首先採用無主題式陳列,把商店、書店或餐廳,全部打散。接著,再從知識含量高且有權威性的書,帶動一連串消費。例如被養生書籍吸引時,同架上就有茶包、香氛或瑜伽用品可供選擇;餐飲書籍旁就是鍋具、廚房用具,鄰接著散落在各處的咖啡桌,不遠處就是餐廳。

DVD 租賃連鎖店 TSUTAYA

蔦屋書店的母公司 CCC(全名為文化便利俱樂部),最早是由 DVD 租賃連鎖店 TSUTAYA 起家,卻在被認為式微的傳統出版業上大放異彩。2016 年書籍營收逆勢成長,突破 130 億日元,摘下日本第一,一家公司就超過全台灣出版總產值。

CCC 甚至籌備了 3 年半,在全日本地租最貴的銀座區開設蔦屋書店。這個被稱為全世界成本最高的書店,藏書高達 6 萬冊,主要以藝術為主軸,斥資數百萬日元獨力編纂相關書籍,致力宣揚日本文化的美好。再加上品牌文具,開幕後門庭若市,估計月營收可上看 8,000 萬日元。

它的成功之道,在於不把自己當成一家「書店」,而是一間「企劃公司」。「凡能透過智慧型手機做到的事,我們一律放棄!」CCC 社長增田宗昭在接受日本媒體採訪時說:「我們不需要再塑造一間 Amazon,我們要做的是 life style(生活形態)」、「光把書擺在書架上是不行的,書是提案生活形態的媒介,若與生活形態無關,就不會出現在我們的書架上」。

有了 life style,就能告訴顧客「這樣的東西很棒吧!」接著導引顧客購買店內的文具、擺飾、家電等商品。一個新的消費生態圈就這樣成形。

蔦屋書店的成功,證明了出版業並未蕭條,關鍵在於是否有找到對的市場,發展出超越想像的獲利模式。

CUP 出版 @ 香港書展 2017

一年難過又書展!CUP 自從轉型為網媒後,又再一次回歸實體,在 7 月 19 日至 25 日在香港書展跟讀者見面。這次為讀者帶來四本新書,包括戰略家鄭立的《今晚 Board Game 夜唔夜》,以及手機遊戲的原創小說《光輝歲月》,及小說《殺手名冊》等。
每天都在網中交流的我們,是時候,親自認識你我她。
CUP 攤位號碼:1A-E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