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明:「怪物殮房」守著一道邊界

A+A-
Brady 和 Hindley 埋葬受害者的 Saddleworth 沼澤地旁。 圖片來源:Matthew [email protected]

今年五月,英國臭名昭著的「沼澤殺手」 Ian Brady 死在獄中,沒有人願意為他收屍,據說屍體一直放在一間秘密殮房。此處還有一具屍體也沒有人去碰,就是今年曼徹斯特恐怖襲擊的兇手 Salman Abedi。這裡別名「怪物殮房」(Monster Morgue),無人知道確切地點,當局為免有人搞破壞,從不對外透露消息。

Brady 死於英格蘭西北一家高度設防醫院,由於老來健康轉差,他多次要求安樂死,但都遭到拒絕,臨死時還提出想用白遼士的幻想交響曲送葬,也無人理會。最終,無論是醫院當地還是他出生的格拉斯哥,都沒有殯儀館願意為他收屍。

一個好的社會是應該有這種底線的:每個普通人的良知是堅定的,而非隨風搖擺,在重大關頭不會放棄。雖然廢除了死刑,但是對於那些無人性、反人類的極端類型,不如就讓他們爛在一個無人問津,舉世遺棄的角落,好像靈薄獄(Limbo)那樣的地方。據說法醫受訓時須要紀錄屍體在不同時期的腐爛程度,看來這種「怪物殮房」就很適用。

Ian Brady 於 1963 年至 65 年間犯下一連串誘拐姦殺少年的罪案,他的女友 Myra Hindley 則是幫兇,落網後雙雙被判終身監禁。一般來說,終身監禁的囚犯服刑至 30 年可獲假釋,1985 年 Hindley 被囚 30 年屆滿的時候,內政大臣 Leon Brittan 提議,Hindley 服刑至 30 年,Brady 服刑至 40 年就可以放了,但是首相戴卓爾夫人反對,下令要這對男女把牢底坐穿,還親筆批註:「這兩個囚犯永不可釋放,他們犯下的罪行堪稱當今極惡。」

戴卓爾夫人的正義感,今天聽起來有點陌生,因為她老人家畢竟有「維多利亞人」的名聲在外——當 1960 年代西方淪陷於搖滾和性解放的時候,Maggie 則被同齡人視為 1860 的一代,她的底線肯定比大多數人高出一籌。

今天比「沼澤殺手」極惡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的罪案,我們聽說過的已嫌太多。但是在兇手落網之後,很少會感到一絲絲寬慰,眾所周知法庭判決很多時候呈現的只是制度,無非是把這些渣滓隔離起來,眼不見為淨就算了,至於甚麼伸張正義,罪有應得,惡有惡報等社會心理的訴求,法律不但無力去管,或者連有心也算不上。

因為嫉惡如仇是每一個人自己的責任,就好像那些拒絕為人渣下葬的殯儀館,不要小看他們的堅持,就是還有這種堅持,也好讓人性的惡知道邊界所在,所謂「過了這條界,就不再是人」,文明的世界是容不下魔鬼的。

戴卓爾夫人何必要干預這兩個囚犯的刑期?他們放出來又絕對影響不到她,到她上台的時候,Brady 和 Hindley 都已上了年紀,就算從未悔過,也不會再對社會構成任何威脅,內政部的提議也無非是按程序做事,何需驚動首相大人呢?沒錯,她沒必要管,但她選擇管到底,意思很清楚,在她治下的英國,但凡越過了「這條界」,她不會容忍。

在戴卓爾夫人手裡,「這條界」是不難劃分的,有她一言九鼎就夠了。如今卻沒有這麼容易,眾口紛紜,人人有理,誰來定奪,誰又能定奪?但不斷縱容各種人渣的放肆挑釁,甚至去維護他們的權益,而令行惡所付出的代價愈來愈小,是對大眾良知的衝擊和稀釋,這條界只會愈來愈模糊。

無人願意為 Brady 下葬,應該是合戴卓爾夫人之意的。1995 年一個瑞典女記者訪問戴卓爾夫人,說「你太激進了吧?」當堂慘遭修理,老太太教訓她,「向邪惡讓步的和平,算是甚麼和平,會讓你安全嗎?」如果她還在,她是不會讓那些龜孫子胡來的。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