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ia Chung:Facebook Bartender 的世代

A+A-
在 Facebook 上載調酒、拋瓶的相片和視頻,看起來酷極了,但真正在酒吧工作,又是另一回事。

跟香港調酒大師 Antonio Lai 說起新一代,他說現在已經很少見真正肯下功夫的人,大多數都只是 Facebook Bartender。

「他們在 Facebook 上載調酒、拋瓶的相片和視頻,看起來酷極了,但真正在酒吧工作,又是另一回事。」他的幾間酒吧 Quinary、Origin 和 VEA 都名氣甚大,一到周末便水泄不通,他說 1 小時要做上百杯雞尾酒,調酒師要有高度的專注力,精準無誤地調出 100 杯味道和質素相同的酒,非常考功夫,「我問來見工的年輕人,為甚麼想當調酒師,他說:『型囉』。」他馬上反個白眼說:「型不能當飯食呀!現在的後生仔,以為在 Facebook 呃到 like 就好叻,其實要製造幾秒鐘的有型有款,多麼容易!」膚淺,不明所以,似乎是大多數人對新一代的看法。

跟香港調酒大師 Antonio Lai 說起新一代,他說現在已經很少見真正肯下功夫的人,大多數都只是 Facebook Bartender。

我相信我和 Antonio 絕不是輕易蔑視年輕人的人,而我最不喜歡的就是倚老賣老的前輩。但的確現今的千禧後,確是讓人覺得他們從虛擬的世界建立自信,不懂得默默耕耘。不止是 Bartender,就算是記者也喜歡在 Facebook「眩耀」一番,高呼我愛文字,紙媒不死,卻從不看書,甚至被編輯稱為文盲,在 Facebook 心心的包圍下,自以為是文人才子,懷才不遇,要追 PV 實在太難為了他們的清高,他們也可稱為 Facebook Reporter 啊。

年輕人就是社會的未來,意味著 Facebook Bartender 世代來臨,X 世代該如何招架呢?我等 80 後剛好在兩者之間,1977 – 1983 年出生的人可列為 Xennials,這些人成長於沒有互聯網的時代,工作卻是數碼的紀元。當 Baby Boomers 已經變得食古不化,Y 世代(Millennials)又過份樂觀自信,Xennials 正好填補這缺口,掌控了現在。舉個例子,老一輩認為有麝自然香,羞於推銷自己;相反新一代則每秒都是 Me Me Me,賣自己廣告有如呼吸一樣自然,當中可以有一個平衡點嗎?如何拿捏硬銷和軟銷關乎個人功力,但我相信 Xennials 是可以左右逢源,接受世代的轉變,總比不斷埋怨新一代只懂上面書更有建設性。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Gloria Chung 環球食記

Gloria Chung(鍾詠嫻),飲食及旅遊記者、博客、食物造型師,對世界飲食文化充滿好奇,深信吃不止是兩秒的口腹之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