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男人恐婚的最大理由

A+A-

在工業文明成熟的現代社會,許多男女都恐婚,單身潮流興起,不是因為貪有型,而是沒有人想委曲求全。在中國,年輕城市女性恐婚的最大理由,是擔心男人是長不大的巨嬰,婚後將自動變身保姆和女傭,失去個人自由,以及面對高達 39% 的家暴可能;在英國,男人恐婚的最大理由,是離婚判決過苛。

英國作家 Peter Lloyd 著書 Stand by Your Manhood 控訴當今的婚姻法不公平,以及價值觀的扭曲。他認為,父母一代之所以能夠維繫婚姻白頭到老,是因為雙方都甘於放下自我,互相依靠,以撫養兒女為共同目標。但如今,男女都變得獨立,個人自我膨脹,人生目標不一致,已經很難互相遷就,雪上加霜的是,離婚判決對丈夫(編注:本文觀點限指傳統異性結合的婚姻)甚為不公。

令他憤怒的是保守黨議員 Duncan Smith 稱未婚男性是「無法正常運作的人類」(Dysfunctional human beings)以及「社會的枯枝敗葉」,又指不婚男性通常無所顧忌,肆意妄為(Released to do all the things they wouldn’t normally do),容易有犯罪傾向,酗酒吸毒,以及到處留種。Peter Lloyd 駁斥婚姻並不是修補或者保存男人的一種方法,因為男人並非甚麽殘次品。恰好相反,離婚法才是令男人飽受打擊,變成殘次品的主要原因。

他認為,現代婚姻通常令男人得不償失,離婚法、家庭法院以及整個社會,都致力令婚姻中的丈夫成為最大輸家。結婚有如花錢買房子給一個憎恨自己的女人,而自己最後只能屈身斗室。1967 年他的父母結婚時,全英國離婚個案約 43,000 宗,今天則翻了 3 倍也不止,離婚率高達 42%,男人結婚,形同將自己未來一段時間的幸福、健康、財產拿去賭博。

2013 年調查顯示,男性離婚後通常感到背叛、困惑、身心交瘁,甚至有自殺傾向。相反,女性離婚後通常感到解脫、釋放、甚至開心。約克郡的調查發現,離婚之後兩年,41% 的男人依然悲傷如故,但女人的數字是 33%。他認為這很合理,因為男人離婚後通常變得一無所有。他的一個朋友結婚才 3 年,妻子就提出離婚,她從來沒有工作,而住宅物業為男方獨有,但是由於他們育有一個孩子,前妻可以繼續住在他的住宅裡直至孩子 18 歲或完成全日制教育。而這名失婚漢只能另找住所搬出,並且積極打工以支付自己的租金、住宅按揭和贍養費,而前妻依然無須求職工作。

另一個他所知的個案,十多年前離婚,最近被法庭傳召,他的前妻因拖欠多張卡數將他告上法庭,要求前夫提供賠償而獲勝訴,於是他為前妻償還了高達 12,000 英鎊(約 12 萬港元)的卡數以及堂費。

有見許多男人離婚後在經濟上、情感上飽受打擊,Lloyd 奉勸男人在結婚前要想清楚,戴上結婚戒指就等於有機會失去自己的住宅,大半退休金泡湯,以及與自己的孩子離別 —— 離婚之後,父親通常被剝奪見孩子的權利,失去當父親的權利,僅剩充當妻兒飯票的功能。而英國 68% 的離婚案都由妻子提出,丈夫的命運可謂岌岌可危。

他還批評結婚的奢靡風氣:一枚求婚鑽戒索價至少 2,000 英鎊,婚禮成本平均達 17,000 英鎊,而回顧 1960 年代,他的父母結婚只需 50 英鎊。他認為傳統意義的婚姻所需要的條件,今日已經不復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