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不忘初心說著褸

A+A-

在一個禮崩樂壞的亂世,做一個清醒的人,內要堅持 Common Sense,而外表則要維繫一個逐漸失落的字眼,叫做 Decency。

甚麼叫 Decency?其實很難定義。有諸內而形諸外,內在的修養,述於外表,自然散發出來的一層「光彩」(Aura),而不是權力賦予的光環,就叫做 Decency。

身為世界公民,要時時注意 Decency。出外旅行,去不同的國家,須配襯不同的表著。例如去到法國北部的城市聖馬羅,看見周圍的建築物是灰黃的磚石,則不可穿著大紅大綠的廣場大媽式衣裝。

到了意大利南部中世紀的修道院舊建築、蔚藍的海岸,也不可以穿成加勒比海一樣的破爛牛仔褲、披一件斗篷作重金屬歌手狀,或帶有「索 K」意味的加勒比海 Reggae Feel,就以為有型。

在梵蒂崗旅行,當然不可以像在海灘一樣赤身露體。在歐洲和日本,一個 Decent 的旅行家(Traveler),而不是遊客(Tourist),會以中國大媽大叔消費群的衣著顏色為反面課本:他們(或牠們)怎樣穿,你就要相反著,因為「一個人自由的最大尺度,在於不妨礙他人的自由」,這句話稍作改動:「自由的最大尺度,在於不妨礙他人的視覺和諧」。強國遊客在倫敦巴黎羅馬的衣着,是冒犯視覺色彩俗艷的另類喧嘩。

圖片來源:Asos

例如冬天來了,怎樣選購大衣?

不要迷信「英雄本色」的裡過時的 1986 年的 Mark 哥大褸。遠東男子身型矮小,比起歐洲男人,穿大衣特別 Challenged。加上中國人特有的集體消費潮流,環視四周,為何個個不分青紅皂白都着同一牌子的羽絨?一個民族的靈魂,有時是可以穿出來的,首先追求低檔潮流的統一,然後才是衰敗。

好在馬雲雖然是中國的金錢之神,拍了一部橫掃甄子丹、吳京、Tony Jaa 等高手的「功守道」,但 Thank God,馬雲還沒有走上歐洲男裝 Model 的天橋,與西方名男模 Sean O’Pry、Francisco Lachowski 一齊代表強國民族自尊、穿一件中藝棉襖一齊行天橋。

香港不像北歐。北歐的男人穿起皮衣和大褸時,因為天寒之便,可以表達出獨特的性感。港男在 80 年代一度情迷法國的 Pierre Cardin,而不知道此一法國牌子曾將商標賣給一些製造廉價品的公司,Pierre Cardin 和 YSL 是其中表表的罪犯。

男子氣概在冬天,是由外套來定義的。我知道「戰狼 2」在大陸很流行,但天可憐見,請避免全身的軍裝外套,除了太像「一帶一路」的解放軍維和部隊,而且你開的那輛車也不是 Land Rover。

比較百搭保險還是 English Parka(見圖)。Parka 雖然平民化而較為低調,適合香港風涼的秋冬兩季,配搭以淺色的舊牛仔褲,一雙襯色的皮鞋,在香港這個污染迷濛的城市或許能著出一道色彩。但記住,用支付寶在大陸「叫雞」的港男,即使穿 Parka,也穿不成一個粗豪的 Daniel Craig 或狡黠的 Ewan McGregor。

女人不再穿皮草,而男人對於皮衣逐漸也是衣著的毒藥。飛行員的皮褸令人有滄桑感,可惜在已故香港廣告創作人朱家鼎 30 年前的鐵達時廣告之後,此一神話形象已成絕響。

有一款叫做 Rage 的皮衣,通俗之外結合了英國皇家空軍和 US Air Force 的大西洋兩岸的三分豪獷。港人冬天前往北海道旅行或與女友去看北極光,此一外衣最合身。

不錯,買兩件冬衣的珍品,一年到頭,或者只在芬蘭和北海道穿著三兩天和一兩次。但身為香港人,這點外表起碼的 Decency 你要堅持,因為這個世界太多大媽大叔自由行的負能量,要你用那一點點 Decency 來對抗和抵銷,令亞洲人,特別是亞洲男性,在世界上扳贏回一點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