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度琳:「乒乓情人夢」—— 直至獎牌無意義

A+A-
電影「乒乓情人夢」劇照。 圖片來源:mix_pingpong/Twitter

2017 年果然是新垣結衣的豐收年,由「逃恥」開始爆紅,之後電影和廣告合約不斷,還記得於上年的紅白歌唱大賽中,她在星野源演唱「戀」時一起做手勢的情境,那個腼腆少婦的表情讓人覺得純情幸福的角色非她莫屬。但少婦的吸引力也不可能永遠維持,結衣也急不及待地跳進另一個考驗演技的測試。她在「乒乓情人夢」一片中演繹一個水準達專業級的乒乓球運動員,但現實生活中,她說過不喜歡也不擅長做運動,這使觀眾如我好奇她到底如何演活乒乓高手這個角色。

為了本片,結衣與拍檔跟國家隊選手苦練了乒乓球 1 個月,拍出來的效果很不錯,除了有技術,還看到她充滿運動員鬥志的一面,那是很難在 1 個月內磨練出來的,而且還要靠演技和個人經歷才可以表現出一張不認輸的臉。對結衣來說,這次演出確實是一次突破,入場的朋友更說被她打不死的眼神感動到熱淚盈眶。

(以下內容涉及劇透,請自行斟酌。)

「乒乓情人夢」是很典型的勵志電影,也是關於失敗者的故事,充分呈現了日本人對失敗者的同情。結衣飾演的富田多滿子是一個外貌、事業和學歷均普通的 28 歲女生,正當她於沉悶的生活中遇上夢中情人江島晃彥而改變時,她卻發現江島出軌,頓時幻想破滅,生活立即打回原形。她失戀後沒辦法再留在城市,因而選擇了辭職並回鄉跟老爸同住,讓情緒鑽入谷底。多滿子對老家其實不眷戀,因為自小被母親迫打乒乓球,那種高壓式的管治令她透不過氣,從離家後她也再沒有提起自己曾是乒乓球神童一事。但外面的世界背棄了她,甚麼也失敗的人生令她在人海中變得透明,回到家鄉也只好振作,跟往日的夢魘修好 —— 她再次走到乒乓桌前證明自己的實力,更希望重振亡母昔日創立的乒乓球俱樂部。

乒乓球曾經是多滿子的夢魘。 電影「乒乓情人夢」劇照。 圖片來源:mix_pingpong/Twitter

然而一切努力背後,多滿子最終還是希望前度賤男看到她出色的一面並回心轉意,這跟她小時候被迫打球的情況其實毫無分別 —— 在球桌上打贏對手才可以換來母親的一絲尊重,不再對她的「沒出色」窮追猛打;到了今天打乒乓球也並非為自己,而是希望透過獎牌令別人對自己改觀,說穿了還是自我形象的建立和認同。可能觀眾會有點憤恨主角的無用,挪不開視覺的盲點,為了得到別人的珍惜而把自己弄得身心俱疲,最終卻甚麼都得不到。

電影到最後,多滿子終於明白她的真命天子並非江島,她存在也並非為了賺到別人的肯定。那個完全接納她的人就在乒乓球桌的另一邊,他同樣有不堪回首的過去,但他還是願意用左手拿著球拍,一板一板的替多滿子擋去生活上的不如意和不幸。

人生就是要接納自己的不濟,但願他們和一眾曾經失敗的人一直奮鬥下去,直至跟人比賽不再是為別人的認同,直至獎牌再無意義。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潘度琳 鐘擺人生

三十過外的女性,日間工作刻板艱澀,唯有靠下班後的生活調劑。 假日愛躲在家中聽音樂看劇集,沉迷本格推理小說,喜歡大城市如倫敦和巴塞隆拿。

https://www.facebook.com/pendulu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