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稻中乒團 —— 在說為基層草根打拼之前,你真的清楚他們是甚麼人嗎?

A+A-
動畫版「去吧!稻中乒團」劇照。

「稻中乒團」這故事的主角們,長得醜陋,矮小猥瑣,渾身都是缺點。如果是「鐘樓駝俠」的話,他們的醜陋外表下應該有顆善良美麗的心吧?可惜這不是世界名著劇場,他們的內心也沒這麼善良美麗,而是平凡庸俗,行為卑鄙,貪財好色,欠缺信用,沒有義氣,愚蠢容易受騙,貪慕虛榮而沒有膽量。

最重要的是,喜歡看別人受苦和仆街,對於和他們一樣醜陋平凡的人也沒有同情心,一樣的鄙視。他們也沒有甘於平凡,安分守己,而是不斷的滋擾別人、搞事,他們自己很差勁,所以樂於看到別人比他們更差勁。

除了主角之外,也有同樣草根的角色,他們多數是弱勢社群。不論是流浪漢「肯德基」、中年老師小柴,或者是偷了乒乓球枱的附近長者們,他們都沒有被美化,都是那麼的下流,想的東西都是那麼的膚淺、不負責任,這些人沒反映甚麼人性美好的特質。

他們並不是甚麼邪惡的人,只是平庸,他們並不是沒有善良之意,但那一絲的善良總是敵不過人性的弱點。就像前野一樣,他是醜男,在故事裡曾交了個品性善良的醜女阿菊當女朋友,他知道阿菊很善良,可是長得很醜,所以不斷的說服自己,自己也是醜男,應該要接受這個善良的女孩⋯⋯最後他終於頂不住阿菊貌醜,大肆的批評踐踏她,再怎樣勉強的大愛包容,再怎樣從道德層面上衍生的自責,再怎樣重複提醒自己的自知之明,都敵不過男性對樣貌膚淺的愛好。

這些人就是基層,所謂的受壓迫者、窮人、屠狗輩、邊緣人、廣義的弱勢社群。我們的社會保障想要保障的人,改善生活的對象,他們的人生沒甚麼令人感動的地方,就像偷乒乓球枱的老人一樣,坦承自己根本就是虛度一生,沒累積甚麼智慧的糟老頭,卻還是厚著面皮要求別人敬老尊賢,也許要留給他們一個關愛座。

也像肯德基一樣,明明是連自己都養不活的醜陋流浪漢卻生了孩子,把貧窮和貧賤以及醜陋的相貌,傳給下一代。在網絡上天天有人抱怨窮人就不要生仔。但作為前教師的我,很清楚這世界就是不負責任的人最會生,我們大部分人都是窮人,所以,我們大部分人的父母都是窮人,但人類社會就是這樣運作了這麼多年,未來也不會改變。

這些人猥瑣、醜陋、品格惡劣、不負責任、惹人反感⋯⋯可是,他們就是草根、弱勢社群、大多數人。

是這個社會要維護的人,是正義之士們要保護的弱小,是一個應該要投予愛與包容的對象,想要社會更好,就是要提供這些人的工資,讓他們吃飽穿暖,組織家庭,生兒育女,給予他們作為人類的尊嚴與尊重。維護他們的人權,他們不會感恩,他們 take it for granted,他們濫用社會給他們的一切。當社會運動和政客們,說要爭取基層權益時,我們可以想像,就是在爭取這些人的權益。而我們追求的民主政治,不少投票者,也許就是這樣的人。

「去吧!稻中乒團」漫畫封面。

很多想要或曾想要爭取公義的人,慢慢認知到基層並不那麼美好的真面目,看到普羅大眾不接受,不理解,冷漠,或者為了一盒月餅這樣的小利,把選票和社會賣出去時,就很容易會產生抱怨,例如說香港人不值得擁有甚麼之類。

但是,那只是因為對大眾有不切實際的幻想。草根階層本來就如此,一直也如此,香港如此,日本如此。如果你真的不能愛這樣的人,你最好對自己坦誠。每個說要為基層打拼、謀福利的人,都應該看看「稻中乒團」,然後想清楚,你就是為這樣的人犧牲你的時間、金錢,甚至自由,去爭取這種人的權利和選票。如果真的有想清楚這點,那就沒甚麼值不值得的問題,你會發覺,民主與公平,從不是世人值不值得擁有,而是你自己值不值得做的問題。

把無產階級描寫為純樸善良人們的作品看多了,有時就該看看這種東西清醒一下腦袋。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