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凱薩的命運 —— 反對派的社運眾生相

A+A-
「凱薩的命運」遊戲封面

「凱薩的命運(Liberatores)」是個社運遊戲,發生在某城市,有個大大說要搞一黨專政獨裁政治,一堆人覺得這樣不妥,便組織社運阻止他這樣做。遊戲封面前面那個就是凱薩,後面那一堆非常樣衰奸險的就是對抗他的反對派,玩者扮演的就是後面那群很樣衰的人。

正如一般狼人遊戲,狼人都是扮村民一樣,在社運遊戲中,面對獨裁統治,則所有人都是民主派,畢竟民建聯的名字也是「民主」建設聯盟嘛。可是所謂民主派根本就是一堆各懷鬼胎的人,雖然號稱一齊對抗一黨專政,卻有人投機取利,實際上只是想發展自己黨派的利益。更要命的是,甚至還有「忠誠反對派」,就是裝成反對派但實際上要「搞散個運動」。

這遊戲就是各黨派不斷的向市民拉票,每回合都會出現一些意見領袖,就是一些你可以把他們視為 KOL 的選民,例如街坊首長、師奶、傳媒人、差佬之類。每人都有不同的影響力,在玩者的影響之下,他們可能會支持政府、反對政府,或者加入你自己的朋黨。

首先你可以選擇拿政府錢(形式?例如申請 NGO 資助,甚麼議席資源之類),政府也會給你錢讓你幫他工作,你可以拿到錢以及影響力。但副作用自然是強化了政府的權力,你會讓一個選民的影響力加進去政府那一邊。無疑,對於反對派大局來說,你做的事情就是資敵。

可是你完全不拿政府的錢,又沒有收入。因此完全杯葛政府,就跟在香港生活不幫襯李嘉誠一樣不切實際,如果有人說他完全經濟獨立,不是發神經就是打飛機,所以只有在最沒有害的時候幫政府。例如那個選民的影響力特別差,那就幫政府拉一下票換錢,你可以對其他人解釋說這是為了議席資源。

拿到錢有甚麼用呢?當然是資助反政府活動,所以你可以拿錢去擺街站搞輿論之類,市民被你宣導或者妖言惑眾之後,就會變成反政府的壞分子,他的影響力也會直接向著政府的反方向拉,為民主運動與真普選作出貢獻。但這個行為的壞處就是…… 他完全是為了大局而做的,這樣做主要是為了向公眾表示你真的是一個民主派。對你黨派沒甚麼好處。

所以你還有第三選擇,就是用錢把那個市民拉成你的朋黨,這樣的話,就既不屬於政府也不屬於反政府,而是幫你服務,那個市民的特殊能力也會歸你所有。

但不是每個市民都是能人異士,相反,很多市民的能力不僅不能幫助你,反而會害到你甚至根本就是豬隊友。面對這種人,你收買下來之後,自然不是放到自己組織這麼笨,這遊戲容許你把收買的人拿去加入別人的組織。自然地,你可以放很多鬼或者豬隊友進別人的組織裡,這在社運界本來就是非常常見的事情。

「凱薩的命運」遊戲設置。

完成了三大行動,你每回合可以持續花一點錢去搞地區工作,派派月餅之類收買一些死忠,這些死忠不分青紅皂白沒有政治理念,只會死忠跟著你投,在遊戲結束時,你投建制就建制泛民就泛民。

社運和一般狼人遊戲不同的地方,就是一般的狼人遊戲,你可以在遊戲結束之前大概知道誰是人誰是鬼,例如占卜師會占出誰是村民誰是狼,或者村民會被咬死之類。或者你玩 Bang! 打瓜人之後都可以看到他是警察還是黑社會,可是在這遊戲中,直至投票之前,你都不知道誰是人是鬼,就算大家互相指控誰是鬼,誰別有用心,都不會有甚麼確實證據,反正大家都民主派。

如果遊戲中途政府沒有掌握民意而搞掂班反對派的話,在遊戲最後,大家就會各自投票,決定運動是否成功。你會發覺有些人平時說一大堆,臨到投票時就會缺席、按錯、亂投諸如此類。總之你選了一堆民主派進去,關鍵一席全部都有了,就是沒有把票投對。

就算真的運動成功,也不一定說是民主的勝利,因為在這遊戲中,反對派其中有一個是別有用心的,他若在遊戲結束時有最高影響力,他就會華麗轉身變成新建制。就像你為了反對 23 條而打倒了一個特首,結果他是打倒了,換上來的還是照推 23 條。

那時候你就知道是人是鬼,但也已經太遲了。

 

以上圖片取自 boardgamegeek.com。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今晚Board野夜唔夜呀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

https://www.facebook.com/leglory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