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注意:在辦公室睡眠才是新潮事

A+A-
新辦公模式:工作累了,可以隨時睡一覺。 圖片來源:MetroNaps

成功人士好像對床都不會有任何留戀。Yahoo 前任行政總裁 Marissa Mayer 睡 4 小時就能工作、蘋果公司首席執行官庫克(Tim Cook)早上 5 點就健身、設計師兼電影導演 Tom Ford 每晚睡 3 個小時,更在床邊備有便條,一醒來就可以寫下想法。但他們只是特例,大部分人都需要足夠睡眠,才有精神工作。美國一些大企業開始在辦公室提供地方,讓員工小睡片刻再「搏殺」。

Huffington Post 創辦人 Arianna Huffington 在 10 年前因長睡眠不足而暈倒,往後一直致力於破除這種商業社會對於睡眠的誤解。她著書 The Sleep Revolution,並發起活動 Thrive Global 為企業提供工作場所健康培訓。Huffington 說:「睡眠在觀念上是弱的表現,職業過勞和睡眠不足是則男子氣概的象徵,這觀念具有強勁破壞性。所以改變我們談論睡眠的方式是重要組成部分。」

不僅是那些處於企業中頂端的人感受到壓力,事實上我們大多數人都睡眠不足。美國國家睡眠基金會(National Sleep Foundation)的一項調查顯示:英國成年人平均睡眠時數只有 6 小時 49 分鐘,而在美國只有 6 小時 31 分鐘,而日本則蟬聯「最差」,只有 6 小時 22 分鐘。神經科學家及 Why We Sleep: The New Science of Sleep and Dreams 一書作者 Matthew Walker 說:「從 1942 年開始的一項蓋洛普民意調查(Gallup poll)顯示,成年人平均睡眠時間為 7.9 小時,所以睡眠時間是顯著減少。」

他更指我們正在步向「全球性睡眠不足變成流行病」的過程中,這與繁重的工作時間表和上下班所用時間有關。Walker 說:「你的健康、思想沒有任何一方面不依賴於充足的睡眠。」睡眠不足已經開始影響生產力,使得一些公司不得不修正他們對於睡眠和休息的態度。大多數發達國家睡眠不足的成本佔國內生產總值的 2%,相當於近 4,200 億港元。

俄亥俄州立大學精神病學家及睡眠專家 Rita Aouad 就指,下午來個午睡可以幫助提升表現,而不會干擾夜間睡眠。她說:「大量研究表明,下午約 20 分鐘的小睡對注意力和警覺性有積極影響。」問題是上班時如何小睡,難道連吃飯時間也要犧牲?

Google 設有睡眠艙予員工小睡。 圖片來源:路透社

在美國,僱主開始認識到睡眠的重要性,Google 已經在辦公室安裝了睡眠艙(Sleep pods),供需要睡眠的工作人員使用。那是一張有類似連着食鬼(pac-man)頭罩的高科技床,其有內置的音響系統,可播放輕鬆的音樂。Nike 在美國俄勒岡州波特蘭的總部設有供員工睡覺或打坐的房間,並為員工提供彈性工作時間以應他們的睡眠時間,他們可以設定內部時鐘,決定自己是晨型人還是夜貓,不再因遲到而受罰。

雪糕品牌 Ben & Jerry’s 更是早期已理解到員工需要休息和放鬆的需要,十多年前已在總部設午睡室。 該公司的人力資源總監 Jane Goetschius 說,除了瑜伽課及健身房等其他津貼之外,午睡室也是向員工表示感謝的方法之一,她說:「我們希望員工能全心全意工作,而措施的確提高了生產力。」Walker 認為在這個我們放棄了整夜睡眠的世代,我們必須再次養成好好睡眠的心態,所以他贊成普及化午睡艙。

不只大公司選擇為員工的充足休息作出投資。總部位於倫敦的網上營銷機構 Reboot 創始人 Shai Aharony 亦鼓勵員工在辦公室裡如果感到昏昏欲睡,可以到安靜房間裡小睡一下,而為防員工放工後仍收到電子郵件,他說:「郵件系統發出一封自動郵件給放工後發送郵件的客戶,請他們若是緊急郵件則標記後重新發送,否則郵件不會受理。 」令員工放工後能一覺好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