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衍蒨:二戰懸案 —— 誰背叛安妮法蘭克一家?

A+A-
安妮日記第 92-93 頁,目前在安妮·法蘭克之家展出。 圖片來源:heatheronhertravels.com

1944 年夏天, 安妮法蘭克一家被送進了集中營。他們被逮捕於阿姆斯特丹一個運河邊一棟建築。此建築被巧妙地分成兩部分:前面的 4 層小樓及相連的 3 層小閣樓,以封閉通道連接。由於從正面看不到「閣樓」的部分,自 1942 年 7 月左右,安妮一家於這個密室匿藏整整 25 個月。安妮以她 13 歲的生日禮 —— 日記本記錄了密室的經歷,其後成為揭發納粹大屠殺猶太人的重要罪證,同時成為膾炙人口的文學名著。

但為何法蘭克一家在匿藏了 25 個月的光景後突然被發現?按照紀錄,他們的行徑都非常小心,沒有透露任何蛛絲馬跡。因此長久以來都有懷疑是有告密者,而要揪出告密者更是法蘭克先生 —— 整個家庭唯一一位集中營的生還者,離開了集中營後到離世前都想揭破的謎團

於 2017 年 10 月,一位前 FBI 聯邦密探探員組織了一隊有 20 人的懸案調查隊伍,希望在阿姆斯特丹可以深入調查這個二戰時期的最大懸案。而他們的切入點則是「安妮日記(The Diary of a Young Girl)」。我在不同的講座都必定會向聽眾強調,一宗案件,簡單直接如死因調查,都是非常全面及注重宏觀性的。從接報、趕到現場到破案,中間牽涉的人絕不止警察、法醫官這麼簡單。當中可以包括:

  • 法醫人類學家(Forensic Anthropologist)
  • 解剖官/法醫師/法醫科專科醫生(Forensic Pathologist)
  • 牙醫法醫(Forensic Odontologist)
  • 法證昆蟲學家(Forensic Entomologist)
  • 警犬(Cadaver dogs)
  • 檢察官(Prosecutor)
  • 死因調查員(Death Investigator)
  • 警探(Detectives)
  • 鑑證小組(CSI Unit)
  • 第一時間趕到現場的單位(First responders)

這個清單更會按照屍體的狀況及案件的複雜性而有所加減。

在被送到集中營後,安妮因為感染了斑疹傷寒,1945 年於集中營病死。她的骨骸一直都沒有確認找到,只估計它是 1941 至 1945 年間因集中營內傳染病去世的亂葬崗裡無人認領的 7 萬副骨骸其中之一。這個長 52 呎、寬 13 呎的萬人塚現今仍擺放著鮮花及紀念碑。至於為何沒有考古學家、或之前還在追溯期時沒有法醫人類學家等專業人士去研究這個萬人塚,是由於猶太人宗教對死者的尊重。

現在這由前 FBI 領導的懸案小組並不是希望可以起訴任何人,而是希望在 2019 年 8 月前,即是安娜他們被逮捕 75 年提供一些頭緒及線索。雖然經過 70 多年,很多的證據、證供甚至證人都已經不在人世,但這些善心人全因為對人命的尊重才希望為一件重要的歷史事件貢獻些甚麼。

讓我以安娜的話作結:

I don’t want to live in vain like most people. I want to be useful or bring enjoyment to all people. Even those I’ve never met. I want to go on living even after my death!

願調查小組能以「安妮日記」找到破案頭緒!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李衍蒨 骸骨傳記

一名香港土生土長的骨頭說故人,馬不停蹄地飛到世界各地尋找及代言骨頭的故事,讓他們成為事情最後及誠實的無聲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