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廢物丟棄量榜首:中國

A+A-
據聯合國調查報告,2016 年全球丟棄的電子廢物創下 4,500 萬噸的歷史新高。 圖片來源:路透社

套用一句老話,以前東西壞了,我們會修理,現在東西壞了,我們會丟棄,然後再買下一代新款。聯合國近日發表的「全球電子廢物監察報告」,便強調這是電子廢物與日俱增的主要源頭。從一台多士爐到一部智能手機,當代人的習慣都是棄舊換新,因為修理舊產品的成本很可能貴過購買一部更新的型號。據報告統計,2016 年全球丟棄的電子廢物便創下 4,500 萬噸的歷史新高。重量換算,即是等同 4,500 座艾菲爾鐵塔。

各類需要插電或使用電池的棄置品,都被視為電子廢物。研究指出,電子廢物激增,是由於普羅大眾收入上升,以及電子產品的價格,無論小至太陽能模板大至雪櫃,都顯著逐年下調。據 2014 年的同類統計,發達國家的電子廢物丟棄量是發展中國家或落後地區的數以十倍,甚至百倍。以人均丟棄量計算,最嚴重的 5 個國家分別是:英國(23.5 公斤)、美國(22.1 公斤)、法國(22.1 公斤)、德國(21.6 公斤)和日本(17.3 公斤)。而相比 2014 年的 4,100 萬噸電子廢物,兩年之後增幅達 8%

由於普羅大眾收入上升,以及電子產品的價格逐年下調,形成了電子廢物激增的情況。 圖片來源:路透社

儘管全球 66% 的地區都有立法監管如何丟棄和處置,但大部分有損人體健康和破壞環境的電子廢物,最終都是直接堆填,多於被循環再造或妥善處理。聯合國大學可持續再生計劃主管 Rüdiger Kühr 日前接受路透社訪問時,認為數據令人大感意外:「總共 67 個國家,卻只有 20% 的電子廢物有經過正式收集和循環工序。」

而另一個被關注的問題是,雖則電子廢物主要來自發達國家,污染問題卻並非集中於這些大都會,因為先進國家早已習慣將不勝負荷的廢物棄置到非洲的貧窮國家,如尼日利亞和加納。參照聯合國的統計數字,加納本身的電子廢物丟棄量微乎其微,全年僅 4 萬噸,平均每人一年只製造出 1.4 公斤電子廢物,然而,加納卻是眾多歐美國家的主要電子廢物輸出地。

發達城市在追逐科技之下產生的大量電子廢物,在貧民區卻是生財工具,在垃圾堆中等待挖掘的豐富資源。各類電子廢物的原料,包括金、銀、銅、鉑(Platinum)、鈀(Palladium),於 2016 年的推算價值便達到 650 億美元。雖則能夠為經濟萎靡的貧窮國家帶來可觀收入,但同時,這亦將污染問題轉移到非洲國家。電子廢物往往成為當地欠缺監管的黑市交易,貧民區大都依賴著運送和處理這些垃圾維持生計。基於技術限制,他們只能以拙劣和低效率的方式處理電子廢物,譬如直接焚燒電視機和雪櫃,以獲取當中的銅或其他有用金屬。不過,因此而產生的大量化學物質,則對居民健康構成傷害,同時破壞了當地的空氣、食水和生態環境。

中國超前美國,成為現時電子廢物丟棄量最多的國家。 圖片來源:路透社

厚厚的有毒黑煙,一直籠罩著阿博布羅西(Agbogbloshie—— 被形容為加納最大型亦最惡劣的電子棄置場(Digital dumping ground),多年來都受到環保組織關注,並嚴厲抨擊發達國家將電子廢物的棄置問題轉移到落後地區的做法。作為加納其中一個主要電子廢物輸出國的德國,近月便提出方案,期待解決阿博布羅西的電子污染問題,並轉而在加納首都阿克拉(Accra)斥資 2,100 萬美元,興建電子廢物再造設施,讓當地居民能以更為安全和減少損害健康的方式處理垃圾。

大部分有損人體健康和破壞環境的電子廢物,最終都是直接堆填,多於被循環再造或妥善處理。 圖片來源:路透社

除此之外,今年的監察報告還顯示了另一個令人關注的改變。電子廢物丟棄量最多的國家,如今落在迅速崛起的中國。諷刺的是,數據表明了中國在經濟上的增速並不及其電子廢物的增長速度。中國在 2014 年的電子廢物丟棄量排名世界第二,兩年之後,則正式超前美國,全年產廢量高達 720 萬噸,換言之佔了全球的 6 分之 1 

調查報告亦預測,到 2021 年,問題更趨惡化,全球的電子廢物丟棄量將會攀升至一年 5,220 萬噸。Kühr 呼籲,是次報告之所以選擇在臨近聖誕之前發表,正是希望現代人選購禮物前三思。皆因愈來愈多人傾向以新款電子產品作禮物,聖誕節早已成為一年一度的電子廢物增長高峰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