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的骰 —— 的骰沉悶,大家都輸,的骰,是時候改變了

A+A-

「的骰」(Dixit)這個遊戲,台灣譯名叫「妙不可言」,是一個非常簡單的遊戲,不過還是得介紹一下它是怎樣玩。

基本上,「的骰」這個遊戲,就是每回合有人拿一張圖出來,那張圖是謎底,之後他要講一個字當「謎面」,其他人就每人根據那個謎面,丟出一張圖去誤導其他人以為自己是謎底。

這遊戲的特色是,它鼓勵的是把謎面的難度弄至剛好只有一個人猜到,那就雙方拿最高分。如果人人都猜到,那就是太易,如果人人都猜不到,那就是太難,兩種情況都失分或者別人得分。而且也鼓勵別人盡量誤導人,誤導愈多人愈高分。

這遊戲看似考人猜謎,實際上是考人際關係的,如果你有辦法弄一些你和某人都懂,但其他人不懂的暗語或者潮語,就是你看到一幅圖時,有一個只有你和對方能聯想的詞語,別人完全不知道意思,就可謂無往不利,可見這遊戲是考驗誰和誰比較熟。

故此,玩這遊戲不是為了鍛煉技術或甚麼,娛樂才是它的最大目的。玩這遊戲的技巧,不在於怎樣增加你的勝率,而是怎樣增加那局的娛樂性。自然地,用來當謎面的詞語,以嘩眾取寵、驚世駭俗為佳。所以這篇文章教你怎樣想出詞語。

以香港人為例,最常用的就是粗口,因為在「的骰」裡的牌非常多變,很容易就能配合粗口主題,而廣東話中的粗口也是非常多變,除了正印的粗口外,還有很多變種,例如「粉腸」、「臭鞋」,再加上受大英帝國影響,廣東話本來就是英語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所以還可以改成用英文例如「Sevenhead」。

除此之外,另一種是盡量使用想像力,以生活化為主。主要留意的是生活化,特別是現代生活的用品,舉個例子說,以上這張圖,你能想到甚麼?如果你說搖籃,那就是沒有創意,你應該說,它就是一個「尿兜」,也就是男廁裡的小便盆,這樣娛樂性才會足夠。

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當然也可以運用你的課本與歷史知識,例如這位人兄,整個背部被人插到開花,如果你是香港人,你可以用「篤背脊」來形容,如果你是中國人,你亦可以用打小報告。但如果你上述都不想用,你應該想起以前有個課文叫岳飛的少年時代,這位被人插到背部開花的人,不是岳飛還能是誰?

以上這只是入門,去到最後為了娛樂性,你可以自製「的骰」的牌組,把你以前儲下來沒丟的明星卡拿來玩,例如 YES 卡,之後你翻到成龍,就可以說「X流」或「爆炸」。甚至把上次立法會或立委選舉的候選人拿出來當卡,雖然他們本來就很適合用在原本的卡上,例如我玩「的骰」時,就經常談及「葉劉」和「鐘樹根」。

要緊記,娛樂性才是第一位,勝負是次要的。所謂「的骰沉悶,大家都輸」,玩得太正經就不好玩了。

以上圖片取自 boardgamegeek.com。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今晚Board野夜唔夜呀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

https://www.facebook.com/leglory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