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入】李衍蒨:人皮書

A+A-
現藏於 Wellcome Trust 的人皮釘裝書 De integritatis & corruptionis virginum notis。 圖片來源:Wellcome Collection

2014 年 6 月美國傳來一個令人為之悚然的消息,哈佛大學的圖書館 Houghton Library 證實了其中一本名為 Des destinées de l’ame 的館藏,書皮是用一種特別的皮做的。

皮做的書皮不是罕見的事,不過如果是人皮的呢?

以人皮包裝書本的學名為 Anthropodermic bibliopegy。Anthropos 意指人類,dermic 來自 derma 指皮膚,而 biblion 是古希臘文書本的意思,pegia 有釘裝、扣住的意思。到 2017 年 8 月共有 18 本書藏已經確認是用人皮包裝的,而 14 本被誤以為人皮包裝的最後經過測試後證實為動物皮。

一直以來,都沒有明確的歷史紀錄寫明到底是如何用人的皮膚釘裝成書。當然,最直接的理解是人首先要先死。歷史上有案例指出的確有人是活生生被剝皮,最後這個人同樣亦會於過程中失血過多而死。

以人皮包裝的書總共有三大原因:

證實以人皮釘裝的書 Des destinées de l’ame。 圖片來源:blogs.harvard.edu
懲罰(這可能是最直接明瞭的原因)

這應該是三個原因之中,佔此類書籍的大多數。在愛丁堡的其中一個例子:the Burke 口袋書。Burke 及 Hare 是 19 世紀初兩位非常顯赫的連環殺手,他們一共殺了 17 人!他們打著偷屍賊的名義想說販賣或提供屍體給醫學院用作解剖及教學之用,實情則是以其名義來殺人。他們被逮捕後,Hare 轉為污點證人,令 Burke 成功被起訴,一個人承擔所有的責任。按照當時其中的一條法例 Murder Act,任何人犯上謀殺罪,便必須要處死並於公眾前解剖。而 Burke 亦逃不過這個命運。隨後,他們用 Burke 的皮膚做成不同的物件,其中一個就是上文提到的口袋書(pocketbook)。這個袋裝書現藏於英國的 Wellcome Trust Library。

收藏品(同大家比較常聽到的「信不信由你」博物館的意義差不多)

人,總是對奇特的東西異常吸引及有興趣。所以當收藏家知道某些書本是用人皮做的話,就會頓時升價十倍。特別是某些收藏家,會特地去收集以有紋身的皮膚而釘裝成的書。而有些於人體收藏品中的紋身,其實就是本來用作包裝書本的。於英國的 Wellcome Collection 當中,有一本書主要探討處女及生殖器官,而恰巧那本書,就是作者用她一名因失救而死的女病人的皮膚包裝而成。

用作紀念之用

19 世紀的人看待死亡跟我們現在看待的方式很不一樣。19 世紀的他們覺得死於家裡才是應該的做法,後來是因為醫院的概念出現,亦認為屍體不潔,而把一切與死亡有關係的都趕到地底或遠離市區。他們看到以亡者親人的皮膚包裝書本的方法,就如今天可以以科技把先人的骨灰做成鑽石或飾品一樣,完全沒有差別。

這個病態的行徑,隨後於 19 世紀後期慢慢消失,其中一個原因是人民對死刑的爭議。首先,之前提到的 Murder Act 已經被廢除。雖然依然需要屍體去醫學院作教學用途,這個時候遺體捐贈開始崛起。由於大部分的人皮書都是以犯某類型罪行的死囚皮膚所製成,如果該法例已被廢除,人皮釘裝書本的機會也相對減低。

Speculations on the mode and appearances of impregnation in the human female 一書,由一名死於結核病的女病人的皮膚釘裝而成。 圖片來源:Mütter Museum
以殺手 William Burke 皮膚釘裝的口袋書,書背刻有文字:於 1829 年 1 月 28 日被處決。 圖片來源:Surgeons’ Hall Museums

參考資料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李衍蒨 骸骨傳記

一名香港土生土長的骨頭說故人,馬不停蹄地飛到世界各地尋找及代言骨頭的故事,讓他們成為事情最後及誠實的無聲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