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景宜:「主席萬歲」—— 喊了又是否普天同慶?

A+A-
舞台劇「主席萬歲」宣傳照。 圖片來源:Theatre Space 劇場空間/Facebook

一年前,香港曾經有過一場精彩的選戰,兩種截然不同的理念,能夠和平理性溫和地充分展現。候選人之間有著高質的辯論,選民也有兩個月時間,好好發一場夢,好好咀嚼香港的可能性。一年過去,可能有人以為一些人輸了,有人以為社會又撕裂了,其實不然,只是有心人選擇又退到幕後,繼續思量可以為這個城市和國家做些甚麼。

這晚,曾鈺成坐在一邊,曾俊華坐在另一邊,舞台在中間,而陳志雲在上面 —— 這是一部政治舞台劇,包含著對港產片、對香港無限的愛。

因為陳志雲的演出,不少本地政界人物都來看「主席萬歲」,這算是志雲大師第二次參演舞台劇,也愈來愈看得出他對舞台的熱愛。這位電視電台明星和管理層可算是廣播界的長老,今次夥拍另一位港台元老倪秉郎,演出兩個由港產片輝煌時期,走到今天只有合拍片,才能拿到資金的電影世代。旁人看著,大概意會舞台劇談談電影,說說夢想,實質卻是用上香港的政治歷史,說著小城獨特的地方。

編劇野心大,說電影的部分用上很多經典港產片對白,本來要在兩小時內道盡港產片的興衰已不容易,他還要選政治電影去描述。「一套中港合拍革命大片開拍在即,白俊奇(倪飾)臨時拉夫找來陳四茂(陳飾)北上客串,誰知扮演毛主席的知名演員突然暴斃,導演無計可施,竟以陳四茂來頂替。」故事發展下去,還要白俊奇在後段飾演蔣介石,和「毛主席」一場的吵罵,影射今天中國與台灣的角力。台下懂政治的觀眾自然明白,在這個年頭把毛澤東放在舞台,影射的自然是當代皇帝。

陳四茂因為太過神似,而獲得村民的膜拜,他卻沒有沉醉在其中,只是不斷提醒自己中國夢並非真實,而利用名聲來替老闆賺錢,更是侮辱了戲劇之名。劇末他被一垂死的老人提醒,無論是真是假,他也是獨一無二的,方才痛哭。在投資者推崇的偉大中國夢和朋友白俊奇慫恿的電影夢下,他最終仍是想堅守自己。即使在現實裡,他只是一個吃盡苦頭的報販。這樣的比喻,香港觀眾自然看得心有餘悸,不知道台下熟讀毛語錄的曾鈺成、曾經選過特首的曾俊華又會有甚麼看法?

從戲劇角度,這套劇有太多話要說,是有點貪心。但作為香港的舞台劇,質素相當不錯,演員說話不太生硬,笑位及寓意並重,都是難得的水平。尤其喜歡當中飾演大陸演員「冰冰」的一段話:「第一套看的港產片是『殭屍先生』,從此喜歡了林正英,並追看他所有的演出電影。後來發現林正英死的年份,竟是 1997,那是你們香港回歸祖國的年份。」當中道出大陸人對香港的羡慕,大概在 1997 年停止了。

回望過去二十年,香港人除了唏噓昔日的光輝消散,作為觀眾看著轉變的七百萬人,又可以做些甚麼?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張景宜 人間煙火

張景宜,遊走於新加坡、北京、台北和倫敦的媒體人。曾於海外電視台、報章和網媒工作,閒時亦為兩岸三地智庫提供政策研究和數據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