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大人:公關可犯的錯誤,鄭若驊全中了

A+A-
圖片來源:RTHK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鬧出的僭建風波發生三星期,愈演愈熱,醜聞黑材料一個接一個,差不多全香港公關都將此作為案例研究。簡單來說,公關可以犯的錯誤,司長她都全中了。

以下嘗試盤點的五宗 「罪」,不是為了「鞭屍」,而是希望大家引以為戒,切勿重蹈覆轍。

1. 沒有做好事實查核(Fact checking)

僭建風波之所以比連續劇更有追看性,絕對要歸功於媒體每天爆料。由鄭若驊被揭曾著書講僭建條例,當建築物條例審裁員,公開按揭文件,到其他物業亦有僭建,如果公關有做好事實查核,或是當事人一開始就向公關坦白,將事情始末和盤托出,相信小風波不至於演變成大風暴。

2. 「擠牙膏」式回應

危機處理第一號原則是速戰速决,時間愈長,可控制情况的能力愈低。傳媒向來討厭「擠牙膏」式回應,是次鄭若驊被連日追擊實在不難理解。既然當事人深明自己違規,何不盡早將事實向公眾說明,一次過將所有負面消息公佈?長痛不如短痛嘛,現在不知要拉鋸到甚麼時候,不是更痛苦嗎?很明顯,有人抱着僥倖心態,以為記者查不出種種事實,噢,那太小看他們了。

3. 深夜發稿

總有人天真地以為,只要深宵時分發稿就可以逃過傳媒追問。要知道,現時新聞是 24 小時運作,全天候有記者隨時候命,所以基本上是不可能有漏網之魚的。鄭若驊怎麼會心存僥倖、認為自己可以避開傳媒?被傳媒逮到「偷雞」的下場就是接下來的日子都難過了。

4. 選擇性回應

既然一心想逃避傳媒追問,那就乾脆一個提問都不回應。鄭若驊最終沒有到立法會交代僭建事件,反而有空出席商台「政好星期天」節目,還要比預定時間早一小時到達,令人感到「大細超」,若果大家是媒體,會怎麼想?當然是將憤怒發洩在新聞處理上。或許她以為主持人陳淑薇 May 姐是一個舒適圈,可以幫自己一把。不過,人都是死於安樂。而鄭司長最後就在安樂的大氣電波中,自爆有其他物業。到底是傳媒不放過鄭司長,還是鄭司長不放過傳媒,忍不住不斷供料?天曉得。

5. 與現實社會脫節,俗稱離地

熟讀僭建案例的鄭司長以「太忙」為由,打算替是次僭建事件開脫,真是經典。試問有哪個港人不忙?如果打工仔以「太忙」為由,忘記交稅,請問法官大人會「包容」嗎?這個自恃高人一等的「原因」,未免也太離地了吧?結果?這說話成為萬用鎖匙,大家一起用作日常生活用語,街知巷聞。

觀乎鄭司長星期三在立法會回應的表現,似乎她想賴皮甚至強硬反擊,堅守底線,不再進一步道歉或透露解釋資料。如是者,就算她能保住公職,也只會成為跛腳鴨司長而己。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包大人 關公論戰

包大人,資深傳媒人,同關公外型相似,日日面燶燶。閒時最喜歡觀察時事,研究各大小政客關公拆彈化粧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