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死剩種 —— 和平對和平相安無事,和平對暴力渣都無得剩

A+A-
Dead Last 宣傳照。

在我們的社會裡,我們自小就被教育外面很多壞人,除了親人之外全部都不可靠,千萬不要輕易相信別人。不知是否這樣的原因,導致了我們這邊很流行玩狼人遊戲,體驗怎樣不信任人和找出間諜。

可惜的是很多人沒玩過狼人,就跑去參加社運和政治,結果他們完全不懂怎樣面對間諜,像新手村民一樣到處指人是鬼,走向自滅。所以我輩推廣玩桌遊是任重道遠的,就是因為桌遊不夠普及,才會使香港政界充斥一堆隨便冤枉人以為沒有代價的傻瓜。

不過狼人始終是分為村民和狼,大家身份一開始就定好,沒得自由選擇,很多人就常常抱怨怎麼又是當村民。那麼到底有沒有那種互相猜對方是否值得信任,但又不用分陣營的遊戲呢?有,那就是這個叫作「死剩種(DEAD LAST)」的遊戲了。

這遊戲非常簡單,大家扮演一群善良百姓,一起去搶黃金。可惜黃金有限,只有去到最後存活下來的兩個玩者才能夠分到,所以這遊戲的目標,就是每次做案拿到最多的黃金。

基本上,這是一個只有村民,沒有狼人的狼人遊戲。每回合,代表先對付誰,大家都會對付自己的目標,被投下最多的票被圍剿的人,就會出局。和狼人一樣,投票前可以自由討論、自由結盟、自由說服別人殺誰,但所有承諾都不一定要遵守,雖然多數聯群結黨去對付人比較有利。

這樣聽起來,豈不是像狼人一樣,比較樣衰引人攻擊的人會不利?不是的,這遊戲設計了一張牌,叫作「埋伏」,你投票時可以不投任何人,而用這張牌代替投票的牌,表示你覺得自己太乞人憎,這回合大家都來對付你,你會伏擊攻擊你的人。

如果這樣做,開牌時,又真的有人攻擊你的話,不論多少人決定殺你,你都不會死。你還可以選擇殺死其中一個攻擊你的人,所以即使所有人圍剿同一人,只要他用埋伏就可以免死。

不過,若你決定埋伏時,卻沒有任何人攻擊你,你就會因為埋伏太久沒有人理會,太過沉悶決定自殺而出局。雖然聽起來很白痴,但是這意味著,你只有在確定有人對你不利時才埋伏,而不能亂來,平時還是攻擊他人比較好。

Dead Last 遊戲封面。

隨著遊戲玩者的數量不斷減少,最終會只剩下兩個玩者,就可以開始分贓。基本上,大家分贓的態度,分為三種。

第一種是「大和解」,也就是放下武器表示友善和平理性非暴力,要求對方一國兩制,河水不犯井水,一人一半。第二種是「我要晒」,就是拿著武力迫對方像北京主張有香港統治權一樣說全是我的。第三種是「拿完一件即閃」,就是因為信不過對方,在對方有反應之前,直接隨便拿一塊就離開現場,好像香港人不信北京政府,就在共慘黨殺到來之前移民。

首先最保險的,自然是決定做快閃黨。這樣你無論如何都只拿一件,之後不論對方和平還是暴力,剩下的全部都給了對方。但如果大家都覺得「信你一成雙目失明」,信不過對方覺得對方會用暴力,而都只拿一件的話,就會導致雙方都只拿了一件,大部分贓物都會留在原地。

那和平是否可勝過暴力呢?在這遊戲中,如果雙方都和理非非,就會平分,皆大歡喜。而如果雙方都用暴力,那就會一拍兩散大家都無。看起來,和平似乎比暴力好,但前題是雙方都願意和平。

一旦出現只有一方和平,另一方卻使用暴力時,那麼就是用暴力的一方會贏者全拿,和平抗爭的一方渣都無得剩了。別人用槍對付你時你還放下武器,當然就只有這樣的結果吧。

所以對於想玩狼人類遊戲,又不想等太久或被強行分配角色的,可以試試這個死剩種,總比老是玩狼人多點變化。另外, 因為被歧視而次次被人第一回合投票殺死的人,也可以玩這遊戲,用埋伏來反擊,總比每次都第一個出局看別人玩好多了。

 

以上圖片取自 boardgamegeek.com。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今晚Board野夜唔夜呀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

https://www.facebook.com/leglory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