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命也要靚 —— 一戰時的睡衣小革命

A+A-
一個睡衣推銷廣告,顏色由白色、粉紅色、藍色,到淡紫色都有,並由柔軟細膩的棉布製成。 圖片來源:ww1centenary

張愛玲的小說「傾城之戀」的結局是為了成全白流蘇及范柳原二人的開花結果,所以二戰時香港淪陷了,流蘇也顧不得戰亂,只慶幸戰亂造就了自己的戀情。但別說這是虛構故事,戰亂確能令女性有奇特想法,第一次世界大戰時,逃難成了女士們睡前所穿戴衣飾的展台,德軍對英國平民空襲,有人卻希望恐慌可令自己展示一身衣著

一戰引入了許多嶄新的武器,其中一種是空襲。此威脅始於 1915 年,當時德國派出了飛船和飛機,每架飛船能夠以大約每小時 85 英里的速度行駛,裝有兩噸炸彈的飛船橫跨了整個英倫海峽。空襲常常選擇在夜間進行,戰術上沒有甚麼成效,他們真正的目的是在於恐嚇平民,打沉英國士氣。一名航空史學家告訴英國廣播公司(BBC):「以往從來沒有過這樣的事情。突然間,一枚炸彈從天而降,光線直射向一棟房子,近乎是科幻小說的情節。」

平民受驚嚇以外,也意外地激起了他們對睡衣好看而實用的渴求。睡衣本是最私密的服裝,但隨著夜間襲擊的出現,人們不得不漏夜撤離家園,私人裝扮突然被推入公共場所,要展示於人前,從此沒有人看到的皺巴巴睡衣,不能再出現,尤其是淑女,更不能如此。

1915 年 1月 21 日,在第一艘飛船襲擊英格蘭之後的數天裡,「曼徹斯特衛報(Manchester Guardian)」報道女性們如何精心準備逃難時「能夠在一分鐘之內迎接午夜世界」。她們上床睡覺時會掛上一件外衣在身邊,有人曾經想過走難時繫上絲綢頭巾,而一位老太太則會佩備一個應急用的假髮。

此外,在英國人睡衣(Pajamas/pyjamas)款式中,寬鬆的外套和褲子變得特別受歡迎,進而成為了風尚,歷史學家 Lucie Whitmore 描述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空襲時裝:「在 1915 年,女性穿著各樣的闊褲裝(Trousered attire)成了一種新的現象,許多雜誌都把睡衣當作『季度新潮流』。」

齊柏林飛船攻擊時,英國女士的衣着。 圖片來源:Twitter / lucigosling

這款「正式」睡衣比以往的薄睡衣更保暖舒適,行動亦方便,尤其是在空襲中走出家園的時候。實用以外,美觀也尤為重要,一名「衛報」專欄作家在 1915 年 8 月的文章中譏諷道:「齊柏林飛船(Zeppelin)突襲,不僅為防毒面具提供了一種時尚,更可笑地引領了服裝的時尚風潮。」專欄文章更續說:「睡衣會用上優質絨布,更多是由日本製造的縐紗製成的,或者是日本的絲綢。最喜歡的顏色是深藍色和淡粉色。毋庸置疑,以深藍色最適合其用途 —— 可以融入黑夜之中。」

一位研究戰時衣著的作者 Lucy Adlington 引用時尚編輯所言:「我想要一點小小的恐慌,這樣我就可以穿上它們了。」這位編輯承認自己希望空襲成就自己穿上黑色絲綢睡衣,但她也說:「我當然不希望有人被殺害。」

在女裝新式的闊褲裝之外,適宜逃難的更有睡衣連身裙,適合在空襲險境中華麗登場。頭髮造型也不可少,由於女性面臨著頭髮未能整理好就要緊急逃離的情景,女士軟帽(Boudoir caps)就發揮作用,最能保持她們的好面貌。

帽子有花邊的、繡花的,或是用金線穿成,或用絲帶裝飾的。Whitmore 指出,1916 年 10 月,倫敦一家百貨公司的女士軟帽銷售額增長了 50%。女士軟帽不是頭盔,擋不了碎片,在戰亂中並不實用,但不必白費唇舌向她們解釋,因她們只為一個目的:在公共場合中,不用顯出自己沒有打扮妥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