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嬋:一手設計了一座城市的建築怪傑

A+A-
  • 斯洛文尼亞首都盧比安納市景。

世界上不少偉大的城市背後都有一個偉大的建築師,如果巴塞隆拿是高第的,那麼盧比安納就是 Jože Plečnik 的。他在國際上的名氣遠不及其他明星建築師,但其為斯洛文尼亞首都盧比安納(Ljubljana)以及附近的東歐城市設計的多個地標,為當地的城市景貌、美學、格調、城市文化身份,以至人們的公共生活起了相當關鍵的作用。

走在盧比安納,無論你是否察覺到,你都已經被他的作品重重包圍。從市中心著名地標 Prešeren 紀念碑出發,你首先經過他建的三橋(Tromostovje)過河,迎接你的是他建的有蓋長廊,天氣好的時候,人們都聚到那兒的咖啡館和酒吧。不過河,往右走約 5 分鐘,是當地最具規模的圖書館 National and University Library,宏偉沉重的大門好比深似海的學術大門,外牆的窗戶特別設計成 V 形,模仿書本打開時的形態,可供遊客參觀的閱讀室,一排排氣魄十足的木造桌椅和古董燈,令人想起哈利波特的禮堂。

  • 當地最具規模的圖書館,閱讀室令人想起哈利波特的禮堂。

在細小的盧城,由公園到墓園,起碼有 32 個地標出自他手筆。要了解對於這座城市舉足輕重的男人,最好莫過於參觀他的故居兼博物館。這建築大師出名孤僻,其故居內有很多自家設計的機關,盡顯他的特立獨行。首先「迎接」賓客的,是一個正門外的等待處,那裡沒有恆溫設備,雖然有瓦遮頭,卻開了兩個天窗,下雨或下雪時直接落到頭上,可見這位大師何其「好客」。但同時這空間放置了不少他「大客」送他的禮物,包括前南斯拉夫總統送他的雕像,好讓他可以炫耀。

他基本上不下廚,煮咖啡除外。空蕩蕩的廚房有一個電熱板,旁邊有一張木椅,Plečnik 刻意加長了他慣用的土耳其咖啡壺的手柄,那麼他安坐椅上就可以煮咖啡,但同時他刻意在椅背加上橫木,令自己坐得不舒服,以免自己浪費太多時間在這 comfort zone,何其矛盾又嚴苛(他為圖書館閱讀室設計的椅子一樣,也是以不舒服見稱)。屋內其中一間房是會客室,只有男人可以進入,他特意加上顏色玻璃,好讓女管家看不到裡面的情況,他又巧妙地設計了可以在房外加熱的暖爐,確保女管家沒有進去的理由。該暖爐還設有可以把水加熱的水管,讓他有熱水沖咖啡給自己和客人。也許他也了解自己脾氣古怪又有架子,因此他把通往冬天花園的拱門刻意設計得矮一點,需彎下身才進入冬天花園,提醒自己謙卑。

  • Jože Plečnik 的故居兼博物館。

在他活躍的 20 至 50 年代,當西方流行著重功能和理性的現代主義風格時,他卻走向後現代和新古典主義,其作品常用大量羅馬柱、拱門、富象徵意義的形態和裝飾,保留了城市的古典美。同時間,他設計的公共空間,如沿河的石階級 Trnovo Pier 和市集廣場豐富了現代人的公共生活。博物館的導遊指,Plečnik 嘗試透過建築去尋回斯國的歷史和獨特性。同行的斯國人對此深表認同:「他把斯洛文尼亞由一個不知名的小國變成一個令人感到驕傲的國家。」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阿嬋 小城小趣

畢業於法文系及傳媒及文化研究系,曾於Metropop、明周及HK01任生活版記者,題材主要圍繞創意設計、文化、旅遊,現於德國修讀社會人類學,栽進多元的迷霧,以看清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