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ia Chung:有初戀感覺的朱古力

A+A-
比利時 Pierre Marcolini 店面。

為甚麼情人節要吃朱古力?吃 Macaroon 不行嗎?棒棒糖呢?

這個問題一直纏繞在我腦海,每年 2 月 14 都會叫我苦惱。

科學家說:朱古力含有大麻類分子,會令人感覺快樂,還有苯乙胺醇(phenylethylamine),戀愛時腦部的苯乙胺醇會增加,所以吃朱古力也就讓人有戀愛的感覺。

歷史說:朱古力從來都是春藥,1,500 年前的馬雅人相信可可樹源於神明,它的拉丁名字「Theobroma cacao」是「諸神的食物」,而阿茲特克皇帝每天在寵幸後宮佳麗之前,要喝 50 個金杯的朱古力來鼓舞雄風。

感覺説:朱古力徘徊在似苦又甜之間,似戀愛,甘苦與共。

現實是:大多數女生都嗜甜,似乎都主觀相信朱古力和戀愛都偏甜,少女通常很能吃甜,中女不加糖也受不了,可能嘴吧太酸太苦的原故,味蕾和感覺也失蹤了?

Pierre Hermé 也有朱古力賣,但花款不多。 圖片來源:pierreherme

無論如何,百多年來,朱古力已經和戀愛扯上關係,好的朱古力會讓人有初戀的感覺。

情人節和朱古力的「傳統」,有説是來自美國,但我主觀認為:美國人哪有這麼浪漫?所以我偏向相信來自日本的說法。話說 20 世紀 30 年代,神戶一家叫 Morozoff(莫洛佐夫)的日本糖果公司針對在日本的外國人,打了一則情人節送朱古力的廣告,第一次將情人節和朱古力聯繫在一起的,漣漪效應,東南亞、中國、韓國、日本都開始在情人節送巧克力。

如果你今年要隨俗,向另一半送朱古力,在香港我覺得非常好的選擇並不多,甜品店在香港只能製造風潮,不能長久, Jean-Paul Hévin 和 Ladurée 結業了,實屬壯士斷臂;La Maison Du Chocolat 好像已經是香港唯一的精品朱古力店,買了要馬上吃,才可吃到新鮮度;專賣 Macaron 的 Pierre Hermé 也有朱古力賣,但花款不多。半島精品店近年做得很好,店內售賣兩種朱古力,一種是硬殼的瑞士朱古力,一種是他們自家出品的新鮮手做朱古力,經常有不同的特別口味,春天的櫻花丶夏天的熱情果,都頗有驚喜,雖然朱古力大師 Marijn Coertjens 去年離開半島,但是似乎質素沒有下降。不嫌棄包裝平實的話,香港首間 Bean to Bar 朱古力 Raiz The Bar 是非常好的選擇,他們是有機、沒有奶蛋的朱古力,味道乾淨純粹。

  • 比利時 Pierre Marcolini 的朱古力。

如果你碰巧在比利時,選擇眼花撩亂都不知怎樣選擇,我推薦的是Pierre Marcolini,分店多夠新鮮,包裝又有得睇,吃他們的朱古力,外殼巧脆,咬下「噗」的一聲,進士香甜軟滑的朱古力軟心。他們有時會在香港搞Pop up,每年尖沙咀海港城辦的朱古力節,他們也在,不妨去看一看。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Gloria Chung 環球食記

Gloria Chung(鍾詠嫻),飲食及旅遊記者、博客、食物造型師,對世界飲食文化充滿好奇,深信吃不止是兩秒的口腹之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