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七金剛 —— 與怪物奮戰,別讓自己也變成怪物?不了。

A+A-
「七金剛畫集(ワイルド7 イラストレーションズ)」內頁。 圖片來源:Amazon

在香港或台灣,一個小孩在學校裡被人欺負,老師通常會怎樣說呢?通常,他會說,他欺負你是你不對,但你打他的話,你也有錯,你犯校規使用暴力和對方有甚麼分別。

制止別人欺負自己的事情,我有經驗,詳情略過,結論是對方流血後就不再欺負我了,甚至還開始尊重我。那時候的我心想,事情跟被教的不一樣,教師教我們安分守己,就能受人尊重的平和生活,可是這有違現實。這樣的矛盾一直迷惑著我,直至我在舊書店偶然翻到這作品:「七金剛」。

當時剛接觸「七金剛」,只覺畫風老舊,那種早期港漫如「小流氓」的粗獷畫風,很難吸引現在的青少年。可是細看下去,卻發覺欲罷不能,非常令人有共鳴。

社會動盪、環境污染、貧富懸殊、罪惡橫行,而且到處都充斥著恃強凌弱的不正義。外有左派與黑社會的暴力,內有政客與權貴腐敗,司法不公,警察只注重執行命令,法庭抓不到真正的惡人,卻能打壓反抗的市民,我說的不是今天的香港,而是「七金剛」裡描述的 6、70 年代日本。

面對眾多威脅社會的怪物,當連司法和執法都無心維持正義,保護市民時,有誰能對抗這些壓迫和威脅?既不是置身事外的官僚,也不是依法辦事的警察,也不是追求社會正義的文青,卻是一群所謂的惡人,那就是七金剛。

「七金剛」第 1 卷封面。

七金剛不僅不是所謂的好人,而且每一個人都是法外之徒,犯過暴力、詐騙、盜竊等罪行,也就是所謂的犯罪者。可是某些人挪用警察的預算,把他們組織起來,組成了一支特殊部隊。表面上他們雖然是警察,可是法律和制度對他們而言根本沒有意義。

在漫畫裡,七金剛所對抗的怪物,並不是甚麼散落的鼠竊狗偷,也不是甚麼奇怪想統治世界的人,全都是有現實政治經濟實力和意圖的組織,可能是暴力收樓的財團,可能是黑社會,可能是左派團體,也和政府人員勾結,懂得怎樣合法的侵犯別人,或者能做非法的行為而不被抓。球證旁證主場都是他的人,一般人根本無法對抗,依法辦事的司法系統也拿他們沒辦法。

只有七金剛他們本來就犯罪者,所以在對抗侵害弱者的壞人時,他們也完全不受甚麼法律限制,直接痛快的以暴易暴。整個故事充滿殘酷暴力的情節,把人輾碎,迫人喝尿,用燒熱的蠟燭把人灼死,這樣的畫面和情節當然不受家長歡迎。「七金剛」被視為成人漫畫,但是,社會到處是光明公正,還是橫蠻無理,大家卻心知肚明。無辜者身受殘酷的暴力和壓迫,而七金剛做到的,就是將同樣的東西回報到那些加害者身上。

某些人會說,要對抗怪物,別讓自己也成為怪物,就是不要做和你要對抗的對象相同的事。但對於七金剛而言,他們就是怪物,狩獵怪物的怪物。大家都是怪物,大家都使用暴力,有甚麼不同?對於七金剛而言,這問題非常容易解答:當然不同。保護你的怪物,和對付你的怪物,你選一個。

當然,自然會有人說,這樣以暴易暴,暴力也沒有消除,世界還是弱肉強食沒有變得光明,根本毫無意義,我不會支持這種想法。但對於弱者那短暫的一生而言,他們需要的不是怎樣達成文青眼中的烏托邦,而是想生存下去,從欺壓中有力量提供一點救贖,一點尊重,一點保護。

有些人反對一切暴力,包括保護人的暴力,但並不是每人都這樣想,甚至普羅大眾大多都不這樣想。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