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限量版與瀕臨絕種動物

A+A-
圖片來源:lacoste.com

不否認自己是葉公好龍的人辦,可能因為小時候被雞啄過,童年陰影面積太大,以致有生之年都極度不喜歡(怕)動物,連碰到貓貓狗狗都會彈開。為了彌補這個弱點,人生就有了另外一大成就,收集 Polo 衫上面的動物刺繡。

經過幾年努力,有頭有面的「嘜頭」都儲得七七八八,當中的實際原因是,這樣可以用比較划算的方式來滿足自己的購物慾。再奢侈的名牌,它們的 Polo 衫多數都是入門價位商品,例如 Givenchy 的那隻洛威拿,稍貴一點都可以負擔。因此,在這方面我不是收藏家,頂多算是購物和衣著的小興趣。不過,日常出門都已經習慣穿 Polo 衫,打開衣櫃,見到一個動物農莊,揀隻心水動物一起出門,其實比襯衫簡單和開心。

記得也在此專欄介紹過,Polo 衫胸前加上動物刺繡這做法,最初是來自法國品牌 Lacoste,即是那隻綠色小鱷魚。原因是創辦人 René Lacoste 本身是網球冠軍,在黃金年代曾被稱為「球壇短吻鱷」,牠不但被用作第一隻 Polo 衫吉祥物,而動物刺繡往後亦一直是 Polo 衫的傳統。再寫一次,是因為 Lacoste 最近在巴黎時裝週再度出現悅目佳作。我不懂 Fashion,潮流動向留給潮流達人去介紹吧,我只專注萬年如一日的 Polo 衫。

作為 Polo 衫的鼻祖,在我看來,Lacoste 過去的聯乘作品一直都比其他品牌出色,例如經典的 Snoopy 特別版,副線 Lacoste L!VE 手塚治虫作品的聯乘,還有跟潮牌 Bape 的 Croc shall never kill ape 系列,即使貴得不合理都想買一件收藏。其實沒甚麼設計,仍是一件素色 Polo 衫,僅僅是其動物刺繡的樣式有少許改動。 低調得「不說不覺,一看認真失覺」,無疑是非常擊中愛穿 Polo 衫人士的心思。

圖片來源:lacoste.com

Lacoste 最新的聯乘對象並不是潮牌,而是跟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合作的 Save Our Species 系列。跟時下潮流慣用大大個  Logo 掛在胸前的做法相反,一件最原始的純白色 Polo,換走了綠色短吻鱷刺繡,變成 10 種瀕臨絕種動物,當中包括劍角牛(Saola)、緬甸棱背龜(Burmese Roofed Turtle)、蘇門答臘虎(Sumatran Tiger)等等,相當肯定是 10 隻首次用在 Polo 衫刺繡上的動物。

你說有甚麼用?官方說法當然是「正視大自然 XXXX」或者「教育大眾 XXXX」之類,其實劍角牛才不會因為一個聯乘計劃而從全世界 250 隻增加到 2,500 隻。不就是變相消費瀕臨絕種動物嗎?倒也沒錯,只能說,我確實因為這個聯乘計劃,上網查了一下這些牛龜犀猩是甚麼來頭,長了點知識,但估計劍角牛的數量都不會因此而多了 1 隻。

我當然從沒見過真正的蘇門答臘虎和緬甸棱背龜,見到也未必認得出,同樣地,Polo 衫上牠們的刺繡相信都很難遇見,因為這個系列是超級限量發售,總數只有 1,775 件。非常明顯,就是這些瀕臨絕種動物的現存總數。每款動物刺繡的數量都不同,該生物愈接近絕種,數量就愈少,例如安那吉達島鬣蜥(Anegada Ground Iguana)是限量 450 件;加州神鷲(California Condor)則是限量 231 件,但已經算多了;數量最少的小頭鼠海豚(Vaquita),總數只有 30 件。

由於這些限量版就跟現實中的瀕臨絕種動物一樣稀少,官網當然是秒速賣清,目前在 eBay 所見,每件已經由原價 150 歐元搖身一變,索價近 1,000 歐元。

圖片來源:lacoste.com

驟眼覺得這是個充滿心思,既有噱頭,而且策略成功的聯乘商品,但再想一想,又覺得概念上很有問題。若然它的本意並未離開保護和關注瀕臨絕種動物,這就自打嘴巴了,因為它很明顯就會演變為炒賣商品,吸引收藏家高價佔據。背後動機跟你真的割下劍角牛的角做酒杯,或擺一隻蘇門答臘虎頭標本在家中,有分別嗎?比消費瀕臨絕種動物更難堪的,可能是重演一次狩獵牠們的過程 —— 哪怕只是形式上的、刺繡上的。

瀕臨絕種的動物會瀕臨絕種,背後缺不了人類的商業行為。而限量版之所以是限量版,同樣也出於人類的商業行為,除了後者其實可以大量發售,而他們只是不這樣做而已。

想到這裡,我又不是真的那麼想擁有了,反正跟我認為 Polo 就是以划算方式滿足購物慾的本意已經漸行愈遠了。

題外話,打開衣櫃,其實我也明目張膽藏著幾隻有可能瀕臨絕種的動物。其中一隻是加拿大戶外品牌 Roots Polo 衫動物刺繡,即該品牌的著名商標。一般人或以為那是松鼠剪影,其實是河貍(Beaver)。河貍的存活數量曾經多達幾百萬隻,但由於人類長期捕殺,也曾一度成為瀕臨絕種動物。不過,以衫來說,這隻小動物則是平價實惠之選。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錦衣衛札記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