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衍蒨:甘迺迪總統身份辨識

A+A-
1963 年 11 月 22 日,時任美國總統甘迺迪在夫人陪同下,訪問德州。 圖片來源:路透社

如果有追看美劇「欲骨查(Bones)」的話,你可能會記得其中一集中講到白節德博士(Dr. Temperance Brennan)他們被困在自己的實驗室大樓,並要求要日出前處理好一副指定的骸骨。整個過程都有像 G4 的神秘人監視著,氣氛令人很繃緊!在白博士細心觀察及研究後,她懷疑在處理的骸骨不是別人,而是美國的甘迺迪總統(President John F. Kennedy)。

或許,容許我簡單介紹甘迺迪總統的遇害經過。1963 年 11 月 22 日,甘迺迪總統在副總統的陪同下到德克薩斯州訪問。約中午時分,正當總統坐著開篷車出巡,行駛至一個彎位時,有一名埋伏的槍手向他開了槍,直瞄準其喉嚨,當場斃命。數小時後,官方所指的兇徒亦被槍殺。雖然後任總統所成立的調查小組報告支持這個說法,但民眾卻不接受,因而衍生了各種陰謀論。

戲劇裡沒有講明白到底白博士處理的那副特別骸骨是否真的屬於甘迺迪總統,不過令人不禁思考:到底法醫人類學家有沒有參與過真實的甘迺迪總統調查呢?

白博士(左)被神秘人要求調查一副疑為甘迺迪的骸骨。 美劇「欲骨查」劇照。

在甘迺迪遇害後,法醫們在解剖時為他的遺骸程序上地照了 X 光。這 X 光隨後受到以上陰謀論的人質疑。有見及此,當時的調查小組(House Select Committee on Assassinations,HSCA)就邀請了兩位法醫人類學家 Dr. Ellis Kerley 和 Dr. Clyde Snow,檢查及考究能否用科學方法來推斷屍體是否真的屬於甘迺迪總統。面對著這個挑戰,兩位法醫人類學家就採用了到現今都經常採用的方法,嘗試核實骨骸的身份:X 光片對比(radiographic comparison)。

他們將解剖時由法醫拍攝的 X 光片與甘迺迪總統生前於醫院處拍攝過的紀錄比較。他們比較兩張 X 光片的前方及側面,以便觀察額竇(frontal sinuses)的形狀及位置。學者推崇額竇鑑證的這個方法早於 1927 年已經開始有紀錄,其背後基礎為相信每個人的額竇形狀都不同,到現在為止都依然依靠著學者的努力把此技巧成熟化。

兩位學者最後於報告上寫道:「單憑從生前及死後的 X 光上看到的額竇形狀相似之處,足以斷定為兩張 X 光片來自同一人。(“the similarity in shape of the sinus print patterns in the ante mortem and post mortem films is sufficient to establish that they are of the same person on the basis of this trait alone.”)」他們又指出除此之外,頭顱骨上的其他特徵,例如眼眶的形狀、頭頂縫的縫合程度及紋路都很類似。因為有這樣的總結,調查委員會最後亦正式官方公佈兩張 X 光片都源自同一人 —— 即他們被刺殺的第 35 任總統甘迺迪。

到今天為止,依然繼續有人以不同角度去破解這件刺殺案剩下的疑點。可惜的是,骨頭能告訴我們的資訊有限。或許,有天科學技術再成熟,會有其他調查的方法及工具,破解更多像甘迺迪總統被殺這樣的疑案。

參考資料

  • Christensen, A.M., Passalacqua, N.V., Bartelink, E.J. Ed., 2014. Forensic Anthropology: Current Methods and Practice. San Diego, Oxford: Elsevier.
  • House Select Committee on Assassinations, 1979. Final Assassinations Report.
  • Kerley, E.R., Snow, C.C., 1979. Authentication of John F. Kennedy’s Autopsy Radiographs and Photographs. Final Report to the Select Committee on Assassinations, US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March 9.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李衍蒨 骸骨傳記

一名香港土生土長的骨頭說故人,馬不停蹄地飛到世界各地尋找及代言骨頭的故事,讓他們成為事情最後及誠實的無聲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