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信用詐欺師」—— 長澤正美,自嘲的藝術

A+A-
長澤正美在日劇「信用詐欺師」中,飾演的天才詐欺師達子;圖為劇照。

跟山下智久合作過的女人,好像最後都會成為詐欺師。

說到是個詛咒一樣。但都沒錯,「野豬大改造」之後,女主角堀北真希就跟山下智久拍了「詐欺獵人」。應該也是兩人演藝事業的最高峰,當年山下智久每季每劇都是超人氣作品,在 100% 個人表演時間的「詐欺獵人」裡,完全掩蓋不住那份滿瀉的萬人迷自信。

十年過後,山下智久聲勢回落,再不那麼神采飛揚,堀北真希亦退出影圈。同樣在經典劇目「求婚大作戰」跟山下智久合作過的長澤正美,相隔多年,終於在今季新作「信用詐欺師」成了前銀幕情侶的同行。

「信用詐欺師」宣傳照。

不過,長澤正美在「信用詐欺師」飾演的天才詐欺師達子,明顯跟山下智久當年飾演的「詐欺獵人」黑崎有所不同,後者故事格局跟隨原著漫畫,是以暴制暴揭露社會醜態;前者則歡樂熱鬧得多,由長澤正美跟小日向文世和東出昌大組成詐騙三人組,專門有大食大,劇情走向鋪張豪華、繽紛又荒誕,明顯有著荷里活經典老千系列 Ocean’s Eleven 的色彩 —— 即是 Brad PittGeorge Clooney Matt Damon 的日劇版,連犯案手法都有點相似。以日劇的有限拍攝成本來說,每集搞一場戲中戲大茶飯,亦真亦假,騙過對方又騙過觀眾,勝在看得過癮,儘管今季日劇強作多不勝數,也確是一部不容錯過的焦點作品。

不過,「信用詐欺師」收視平平,開播收視率僅收單位數字,負評則主要針對長澤正美,指劇中的角色太過 Over,反應誇張、表情造作,女神光環盡毀。其實達子的人設對長澤正美來說不算是破格演出,或多或少跟之前的「都市傳說之女」系列是一樣的,近年她亦演慣了這類不顧儀態的豪放女漢子角色,在「海街女孩日記」和「銀魂」的角色亦然。最大原因可能是長澤正美少女時期的日劇神作太成功,後來則欠缺代表作。直到今日,我心目中的長澤正美,第一時間想到的仍然是「水手服與機關槍」的少女。但長澤正美可以在「求婚大作戰」扮成熟,今日的她已經很難再穿水手服扮學生了。

「信用詐欺師」的劇情並不特別賞心悅目,出自「Legal High」系列的名編劇古澤良太之手,無疑是側重於排場而內涵有所匱乏。然而,要講排場,也始終跟 Ocean’s Eleven 那種國際大卡司陣容的土豪式老千技倆有一定距離。

長澤正美近年甚少參演日劇(也多是特別演出或者客串),這部雖然有點雷聲太大,言過其實,但不看可惜。再者,達子這角色起碼是她過去幾年演過最特別的奇女子。乍看大癲大廢,行事粗疏,是撞板的衝動派,卻永遠是三人組之中最穩陣和最願意下苦功的人。為了騙人,達子不花不巧用幾個月時間當上空姐,又或者背熟投資攻略,做霸道總裁的助理。東出昌大每集都對她「說教」一次,如果你不做騙子,轉而踏實將這份專注力認真做其他事,一定會出人頭地。

但認真做人,又哪會有趣呢?達子的奮鬥目標,就是躺在總統套房吃廉價零食,不划算又浪費,但又無妨。都是那句老話,你必須加倍努力,才能看起來毫不費力,這不但是達子的人生觀,對長澤正美也是,卻可能要花上兩倍、三倍努力。偶像派的詛咒適用於很多天生太靚的演員,長澤正美、木村拓哉、Leonardo DiCaprioMargot Robbie,要做一個閃閃亮亮的高顏值實力派並不容易。Margot Robbie 要擺脫「小丑女」形象,也特意放下美女包袱,在 I, Tonya(台譯「老娘叫譚雅」)以老粗女漢子角色衝擊奧斯卡。但起碼奧斯卡和香港發行商不領情,港版片名還叫「冰之驕女」。她就是知道自己不能做一世驕女,也知道偶像派轉型歷時經年,才需要趁早做個實力派呀。

長澤正美與小日向文世、東出昌大組成詐騙三人組;圖為劇照。

大概是由「海街女孩日記」開始,隱約也看見長澤正美的改變。漸別日劇,電影則很少再演愛情片的迷人女主角,像這兩年在「追憶」和「散步的侵略者」(港版譯名再一次讓人不安,叫「來自星凶的愛」)的題材和角色上就跟過去有很大分別。現實的說法自然是追隨「參展系」導演,衝擊國際影展紅地毯。正面說法,就是跟 Margot Robbie 一樣,想趁早擺脫偶像派的包袱。

在「信用詐欺師」劇中,長澤正美都不斷自嘲、被嘲毫無異性緣和吸引力,但即使時時刻刻被人揶揄用美人計都無人上當,鏡頭下仍然是明艷照人的長澤正美。儘管能夠拿自己的身段來自嘲,但在面對普羅觀眾的日劇框架之中,長澤正美始終需要背負以往的女神包袱。現實當然不像劇中達子那麼輕鬆,鏡頭一轉就過了好幾個月的艱苦日子。但也慶幸,參演日劇顯然不再是她的事業重心,這邊廂在一部入屋的電視劇「信用詐欺師」歡樂自嘲,另一邊廂今年初又憑著一部撲朔迷離的「散步的侵略者」,摘下「每日電影獎」女主角獎,跟實力派演員安藤櫻看齊。或者,長澤正美尚在摸索自嘲的藝術,等待一部三十而立的代表作。

而這可能就是今日的長澤正美和山下智久,已經很難被我再聯想在一起的原因。想來想去,都只是想當年,偶然在一兩部作品中有所交匯。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