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衍蒨:24 年後的盧旺達

A+A-
盧旺達大屠殺中受害者的頭骨。 圖片來源:路透社

在 5 月初,一張攝於盧旺達(Rwanda)的照片令看者黯然。照片中的左邊是兩堆放在兩支竹竿上佈滿泥濘的衣物,而位於照片右前方的是一名女士正在把自己的眼鏡提高,以紙巾拭淚。

她的名字是 France Mukantagazwa。

她拭淚的原因是因為在盧旺達大屠殺中,她喪失了她的父親及其他親戚。而在本年 4 月底、5 月初左右,法醫人類學家在盧旺達首都基加利(Kigali)的外圍找到了 4 個新的萬人塚。她身後那些佈滿泥濘的衣服就是來自在這些萬人塚裡找到的骨骸。即使已經 24 年之久,在談起這件事時,France 也依然禁不住落淚。

首具在萬人塚中找到的骨骸被藏在 80 英呎之深。而盧旺達大屠殺(Rwandan genocide)一事中,共有超過 80 萬人被殺。屠殺的背景是基於屬於胡圖族(Hutus)的政府軍對少數族裔的圖西族(Tutsi)進行種族滅絕大屠殺。是次項目的發言人說,他們有理由相信約有 2,000 到 3,000 名受害者,分別被葬於這 4 個萬人塚裡。而 France 憶述她的父親及其他親戚是在 1994 年消失的,她覺得在這個萬人塚會找到她所渴望的答案。

法醫人類學家在這個時候,其實只能多依靠骨骸的隨身物品,來推斷一個最終的身份鑑定,而骨骸的作用只屬輔助性質。不過,依靠隨身物品來鑑定的難度其實非常的高。經歷了 24 年泥土裡及泥土壓力的洗禮,這些骨骸會腐化得更厲害。這類情況同樣會發生在衣服上。如果能找到亡者的身份證(此身份證有項會寫得很清楚到底證件主人是胡圖族的還是圖西族),算是受到幸運之神眷顧了!

部分大屠殺死難者的遺照。 圖片來源:路透社

雖然,一般我們都不主張以衣服作為辨認身份的主要工具,但是在這個情況可以算是例外!從挖掘出來的衣物,我們就算是看到是綠色或藍色等顏色,都不會直接以這個顏色來描述衣物。原因是這個顏色有機會是因為原本顏色在泥土裡分解出來的效果,因此描述的方法只可以是深(dark)或淺(light)。另外,在這個情境下,由於當地人(當時)的衣服都是自己的妻子或媽媽縫製的,因此親戚家屬們能把衣服認出來。當然,這不可能是絕對正確,不過至少是個起點。

24 年過去後,以為一切都在恢復之中,卻突然「殺出個程咬金」。這不禁令生還者覺得難過及驚恐。難過在於,沒想到 24 年過去了,依然對被消失家人的下落一無所知,有些甚至依然在期望家人是生還者!驚恐的是,竟然在他們之中,那些曾經幫手屠殺他人的人,這麼多年來都不願說到底在殺害他人後,把他們埋葬在哪裡!

這 4 個萬人塚的發現,感覺好像是在把結痂的傷口再次打開,其實才是真正的療傷!只要能鑑定身份,家屬就可以知道他們遇害的家人到底怎麼了,特別是可以解答「到底家人是否在這個萬人塚裡面?」及「他們有成功逃過這一劫到剛果去嗎?」這些問題。

只要能找出這些問題的答案,才能真正的在他們人生中的這一章,翻過去。

參考資料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李衍蒨 骸骨傳記

一名香港土生土長的骨頭說故人,馬不停蹄地飛到世界各地尋找及代言骨頭的故事,讓他們成為事情最後及誠實的無聲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