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鍵盤佈局,或加快打字速度,但卻從不入主流

A+A-

Barbara Blackburn 曾是英文打字速度最快的紀錄保持者,她能以每分鐘打 150 字的速度持續 50 分鐘,最高速甚至達到每分鐘 212 字,比常人說話的速度還快。據指在電腦運作緩慢的 90 年代,因 Blackburn 打字太快,叫顯示也追不上,亦令她在保險公司的同事們妒忌。但這位「打字達人」用的鍵盤佈局,並非你我常見的 Qwerty,而是鮮為人知的 Dvorak

Dvorak 這款鍵盤佈局由 Augustus Dvorak 於 30 年代發明。它的支持者宣稱,Dvorak 容易上手之餘,能令人打字更快更舒服,因為多達 70% 的擊鍵都在中間排(home row),亦即是手指休息的位置,比例遠高於 Qwerty 的 31%。假如使用 Dvorak,光在中間排就能輸入數千個字,Qwerty 的話則只能打上數百個字。

美國打字學校 Keytime 的創辦人 Linda Lewis 亦指,學用 Dvorak 的學生每分鐘可打 20 至 30 個字,但學用 Qwerty 的則只有 10 至 15 個字。Martin Krzywinski 曾於加拿大的政府機構從事科學數據可視化工作,他創立一套電腦模擬系統,就鍵盤佈局的易用性評分,結果顯示 Dvorak 優於 Qwerty。在 30 至 70 年代之間,至少 6 項科學測試也發現 Dvorak 較好。

常見的 Qwerty 與 Dvorak 的鍵盤佈局存在明顯分別。 圖片來源:GlobEDWorld/Twitter

漫畫家 Alec Longstreth 自從學懂 Dvorak,逢人就說它的好處,還與朋友合辦發燒友雜誌,自費印了數千份。他直言:「Qwerty 就是一堆來自 1800 年代的垃圾。你不該用它。它對你的手不好。」他更指:「此事實在可惱。試想像有一種比汽車高效 70% 的交通工具,然後你便會問,『這些白癡幹嘛還在開車?』」可惜 Dvorak 的輝煌只此一時。

根據「華盛頓郵報」在 1985 年的報道,當時美國的接線生均用 Dvorak,俄勒岡及新澤西兩地的州政府也開始轉用 Dvorak。現為科技業龍頭的蘋果公司,在建立初期也鍾情於 Dvorak,合伙創辦人 Steve Wozniak 便是這種鍵盤的擁躉。事至如今,主流的作業系統(Operating System,OS)雖仍支援 Dvorak,但要自行改變鍵盤設定。

沒有人知道世上還有多少 Dvorak 用家,但肯定沒有很多。鍵盤生產商 Matias 可能是現存唯一製造實體 Dvorak 鍵盤的公司,廠商表示如今一年賣出不足千個,僅佔總銷售額 0.1%。Linda Lewis 慨嘆:「人們抗拒改變,不管那是否更好。他們不想接收任何別的訊息,因為已經花了很長時間去學習打字。」

但 Dvorak 未能成為王道,可能只因它實際上沒那麼厲害。多個測試發現,有些人用 Dvorak 打字,確能提升逾 20% 的效率,可是在其他人身上,則只有數個百分比的改善。美國聯邦總務署(GSA)在 1956 年進行的測試,更重創 Dvorak 的價值,因為他們建議,如有公司或政府部門要訓練一名員工使用 Dvorak,便需在 5 星期內的每個工作天佔用 4 小時,而訓練後所提升的速度,其實與額外加操 Qwerty 沒分別。

在手機上打字,鍵盤佈局對速度還有影響嗎?

當時該署得出的結論是:Qwerty 並沒有較 Dvorak 好,只是轉用 Dvorak 的代價太高。創立 Colemak 鍵盤佈局的 Shai Coleman 也說:「對大部分人而言,改變並不划算。」即使 Colemak 的設計刻意讓 Qwerty 用家更容易轉用,估計現時全球僅 10 萬人使用。Coleman 甚至覺得,即使 Qwerty 並非最好,但正因為它的獨大,讓人無論用哪裡的電腦,都能操作自如。

更何況時移勢易,Qwerty 的缺點或許已經不足掛齒。因為像默寫和死背,都不再是打字員的必備技能。即使 Blackburn 打字再快,也敵不過剪下/貼上的功能。再者,昔日所謂方便打字的佈局規則,無法應用於手機之上。Coleman 也說,Qwerty 比 Colemak 更適用於智能手機。所以 Qwerty 那樣把常見字母配搭分散,也許正是當今最佳的鍵盤佈局。

這個問題,或許 Olivier Plante 能夠解答。他任職鍵盤手機應用程式 Fleksy 的行政總裁,而現時以 Qwerty 鍵盤打字最快的紀錄保持者,用的正是這款 app。Plante 表示,當你要用手機急速打字時,鍵盤佈局其實比不上軟件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