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城大罷工,唯獨你是不可取替?

A+A-
工會於 Thomas & Mack Center 舉行罷工投票。 圖片來源:Culinary Workers Union Local 226/Facebook

5 月 22 日,拉斯維加斯大約 25,000 名烹飪和調酒師工會成員參與投票,99% 人贊成在 6 月 1 日發動大罷工。工會成員在 34 個不同賭場度假村工作,聚集了集體談判籌碼,為新的 5 年合同討價還價。

在 6 月 1 日,5 萬名工會工人的合約到期,員工涉及多種職位,從調酒師到客房服務員都有。對上一次的大型罷工要數到 1984 年,當年持續了 67 天,每天損失超過 100 萬美元。

罷工原因不外乎爭取更高薪酬和福利,但這次罷工他們更是為了尋求更佳的工作保障,尤其是來自機械人的威脅。服務員和廚師擔心,機械人最終會取代他們的職位

近年來陸續有烹飪機械人小試牛刀。在波士頓的 Spyce 餐廳,雖然仍可見到員工的身影,但他們大多只負責最後的裝盤和傳菜,烹調的工作由一個個滾動的圓鑊擔任。機械懂得按步驟加進食材和醬汁,自動翻炒。三藩市的 CafeX,冰冷的機械手臂卻能像人手般沖出香味四溢的 Latte 和 Cappuccino。一些較大型的機械,如 Momentum Machine 的漢堡廚師,每小時可以製作 400 個漢堡,適合拉斯維加斯所需要的規模。

Spyce 內的烹飪工作由這些滾筒負責。 圖片來源:spycefoodco/YouTube

皮尤研究中心的科技專家預測,到 2025 年,更多自動化機器將進入飲食業,食品服務人員將不得不適應前所未有的自動化世代。即使現在真正可以取代人類工作的食品機械人並不常見,但對於餐飲業工人而言仍是觸目驚心。

烹飪聯盟財務秘書 Geoconda Argüello-Kline 說:「我們支持創新改善就業機會,但我們反對自動化,因為它只會破壞工作」、「我們的行業必須在不失人情味的情況下進行創新。」

食品行業其實早已採用了其他自動化技術,如下單程式等。這些技術在飲食業中創造了另外一些就業機會。食品服務聯盟 Restaurant Opportunities Center United 去年 9 月發表的一份報告就指出,在加州,在餐廳自動化程度提高的同時,廚師的數量卻在增加。星巴克的電子訂購平台銷售額增加,該公司亦聘請了更多咖啡師來應對需求。麥當勞則聘請更多廚師在櫃檯後面工作。

自動化一方面取代部分工作,但目前可見,這仍一個共生狀態,它將一些卑微、重複、沉悶的任務歸於科技,並允許人類做他們最擅長的事情:「與人的接觸、表達、個性化、伴着微笑傳遞給你。」Spyce 的營運總監 Kale Rogers 這樣說。

假如重複、沉悶的任務可讓機械人取替,還有甚麼工作在替換的名單之列呢?這或許值得香港的創科局局長思考思考,例如像特首和一眾高官,每天說著重重複複的官話,說不定將來可設計出高官機械人,每年省下數千萬,再用來「補漏拾遺」。

  • 以人當特首,或者以 AI 當特首或高官,效果都是一部錄音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