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會幕後功臣:鏡頭以外的傳譯員

A+A-
杜林普與金正恩會面期間,傳譯員金珠成和李允愛分別在兩旁。 圖片來源:朝中社/路透社

美朝首腦峰會短暫而具劃時代意義,背後有賴眾多工作人員的努力,杜林普和金正恩的傳譯員更是厥功甚偉,他們不單只出現在鎂光燈下,甚至參與兩名領袖的「單對單」閉門會面,成為唯二見證歷史的人。究竟兩名傳譯員有甚麼背景?他們在翻譯以外還有甚麼職責?又如何可以影響會議進程?

前美國國務院編譯處總監 Harry Obst,曾經為美國 7 任總統擔任傳譯員,由莊遜(Lyndon B. Johnson)到克林頓,在多次閉門會議中見證歷史,他形容:「傳譯員的重要性遠超一般人所想,他們能夠締造或破壞一場重要會談。」

傳譯員的工作除了是即場翻譯,協助雙方順利溝通,還要負責記錄歷史,所寫的筆記稱為「對話備忘錄(Memorandum of Conversation)」,通常是會談唯一的官方筆錄文件;傳譯員同時要熟讀國家的重要政策,有時還要即場為總統解答疑難,提供政策的相關資料。

Obst 解釋,杜林普與金正恩的世紀會談,雙方各自有專屬傳譯員相當重要,主要是各有官方代表見證對話內容。去年杜林普私下與普京對話,就因違反這個常規而引發爭議。

當對話的另一方是敵對陣營,譬如北韓,而北韓又擁有場內唯一傳譯員的話,他們便能夠掌握會談的唯一對話記錄,可以杜撰我們總統不曾說過的話。如果美國沒有對話備忘錄,屆時根本無從反駁。

金珠成(右一)與李允香(右二)傳譯過程。 圖片來源:路透社

根據會談公開的資料,杜林普的專屬傳譯員名叫李允香(Lee Yun-hyang,音譯),金正恩的傳譯員為金珠成(Kim Ju Song,音譯)。

李允香曾經為前總統奧巴馬、小布殊(George W. Bush)及前國務卿希拉莉(Hillary Clinton)擔任傳譯員,在 2010 年溫哥華冬奧及 2008 年北京奧運期間擔任南韓傳譯員。她擁有日內瓦大學傳譯博士學位,曾經在加州南韓的大學任教。

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和平研究所的北韓專家 Frank Aum 評論今次美朝會談時,大讚李允香表現出色,「她沒有搶風頭做明星,她在幕後謹守崗位,稱職地進行傳譯,而沒有過度參與」。

至於金珠成,外界沒有太多相關資料,但據報他的英文達專業水平。本月初北韓官員金英哲(Kim Yong Chol)到訪白宮與杜林普會面期間,他已經擔當傳譯員,相信對解讀杜林普的說話有相當經驗;在今年 2 月冬奧期間,金珠成亦擔任傳譯員,隨同金英哲前往南韓。

以美國方面為例,由於傳譯員身負重任,他們在出發前所作的準備功夫,不亞於杜林普的顧問團隊。他們與杜林普亦會收到內容相近的簡報文件,以便他們理解金正恩的政策和個人癖好。

不過 Obst 認為最令傳譯員頭痛的,通常不是熟讀國家政策,而是要翻譯俗語及成語。

曾任前美國總統列根(Ronald Reagan)翻譯的 Dimitry Zarechnak 便認為,杜林普說話不跟稿子,又即興隨意,對經驗豐富的資深傳譯員同樣是考驗,過程稍有不慎便會鬧出國際笑話。

最多人引用的失敗案例,要數前美國總統卡特(Jimmy Carter)在 1978 年訪問波蘭華沙發表的演說,在談到希望理解波蘭人民「對未來的渴望」時,傳譯員 Steven Seymore 錯誤翻譯成卡特「對波蘭有性慾望」,結果整段演講成為波蘭家喻戶曉的笑話

2009 年時任美國國務卿希拉莉,向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Sergei Lavrov)贈送一個「重新啟動(Reset)」按鈕的道具禮物,寓意要重修美俄關係,傳譯卻錯誤把「重新啟動」譯成「負荷過量(overcharged)」,結果完全換了另一個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