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立:「真夜中」—— 世代差異中看宅文化

A+A-
Lily Franky 與指原莉乃主持綜藝節目「真夜中」。

對任何種類的而言,他們生活中所接觸到的媒體資訊、娛樂已經足夠填滿下班到睡覺前的幾小時,以及週末那兩日,無論是追看偶像的綜藝節目,還是把上年度的動畫、漫畫給全部追看一遍,大概都能過自給自足自閉的生活。

從這個角度看,在上年 4 月,由富士電視台播出的綜藝節目「真夜中」真可算奇葩。

題目「真夜中」亦即深夜。節目播了 21 集,以及兩集訪問電影「小偷家族」演員的特別版。節目由「宅女」指原莉乃與夜生活老司機 Lily Franky 做主持。指原莉乃是現時 AKB48 集團總選舉中,少數連續取得第一名的成員;但由於她小時候有被欺凌的經歷,以及於求學時期非常熱衷在網上分享偶像情報,故亦有「宅女」的印象。Lily Franky 原名中川雅也,是多棲創作人,他創作的長篇自傳小說「東京鐵塔: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在華語地區大受好評,此外他亦不停演出不同電影,包括上面提過的「小偷家族」。他們夜訪位於銀座、新宿歌舞伎町等地的夜店。到訪的夜店包括酒吧(異性戀及同性戀)、夜總會、變裝舞廳及居酒屋;但第 8 集之後隨即回到「宅世界」,參加夜晚舉行的歌迷網聚。此後,這兩個世界在夜裡的相聚,梅花間竹地播出。

「真夜中」到訪咖啡店「オカマルト」。

「真夜中」走訪了不少會遇到奇人異士的酒吧。他們走訪了文壇吧,在裡面遇到了好些雜誌社總編,以及專欄作家。他們亦把新宿二丁目裡面的同性戀文化歷史介紹了一遍,從變裝舞廳、同性戀酒吧;當中最有趣的是咖啡店「オカマルト」。咖啡店裡面常設擺放 500 至 600 本有關同性戀的書籍,連存倉的總藏品量超過 1 萬本,店主小倉東亦會以變裝皇后(Drag Queen)的姿態出現。據該集嘉賓所言,「オカマルト」可算是整個新宿二丁目同性戀文化的發源地。

然而最有趣的並不是夜裡不同人的生活狀況,更有趣的是因為世代、文化不同,而不在狀態的兩個主持。由於指原莉乃與 Lily Franky 的背景相當不一樣,會有很明顯的新生代/嬰兒潮世代,媒體資訊飽和的年代/在這之前的世代,白晝行動的人/活在夜裡的人 —— 截然不同的兩種人放在一起的感覺。正正由於指原莉乃完全不知道夜裡的情況(至少表現上是這樣),而 Lily Franky 對宅亦不過一知半解,兩人都在對方的主場顯得拘謹、尷尬、不在狀態。其中最明顯要數在銀座走訪夜總會的那幾集,當嘉賓介紹「媽媽桑」是做甚麼的時候,將其職責「翻譯」成 AKB48 的選拔晉升體系去讓她理解。她還透過自嘲去接話,與同場女公關比較「女子力」的問題。

Lily Franky 曾為這種世代差異留了句很有趣的註腳。他們與新宿的變裝歌手在談白晝與黑夜,應該分別唱甚麼歌的問題。黑夜自然就是抒情、苦情的小調。那時候 Lily Franky 就講了一句:「如果到了夜晚還要唱『戀愛的幸運餅乾』(註)的話,回家就肯定是深淵。」我突然感受到兩代人在梳理情緒的不同取態:如果 Lily Franky 那代比較接近亞里士多德談的「淨化」(catharsis),透過藝術中極端的情緒起伏來紓解鬱結,御宅更常用的可能是把自己完全浸入某些媒體之中,透過媒體本身的治癒主題去療癒現實的痛楚。我不知道回家後是不是深淵,但這種對於「治癒」看法的轉變,也許是理解日本文化其中重要的一環。

註:「戀愛的幸運餅乾(恋するフォーチュンクッキー)」是 AKB48 在 2013 年發表的舞曲,指原莉乃首次擔任團隊 Centre 位置。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夕立 中距離日本

想日落先起床,故名夕立。粗通日文,超譯日本的社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