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按摩師】放下想像,體驗深水埗的日與夜

A+A-
作為「Space in Hong Kong」計劃主腦之一,司徒慧焯(右一)期望可看到新生代眼中的香港未來。

「在這幾年,對香港人來說,『空間』是我們經常思考的問題,最簡單就是,我們愈來愈窮,根本買不到樓。」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副教授司徒慧焯,是「跨界大龍鳳」藝術節中「Space in Hong Kong」計劃的主腦之一。「最初構思是想做一個樓盤,樓盤裡呈現的東西會反射我們對香港的哪些看法呢?後來就找到其他夥伴加入。」他形容:「我們要做一件不似傳統劇場的事,想有更多不同媒介參與。」

集合多個不同範疇的創作者意念,以深水埗社區及居住環境為切入點的裝置空間展覽,模擬屋邨設計,塑造出三間集燈光效果、聲音裝置和影像投映的互動居所。司徒慧焯認為,處於不同專業領域的劇場人、建築師、燈光設計師、多媒體工作者,對香港居住空間當然各有觀點,「但更重要是下一代怎看?於是我們找來一些不同界別的同學參與,想知道他們的看法。」參與計劃的,還包括演藝學院不同組別的學生,以及城市大學的多媒體和建築系同學。司徒慧焯指:「這個組合連我自己都未試過。今次不是關於一件我們想做的事,是我們製造了一個平台,看他們怎樣看『空間』。過程中產生的火花,會看到他們眼中香港的未來。」

葉頌文(左一)認為,現今香港人住得很近,但對鄰居從來一無所知。這不只是居住空間大小的問題,而是空間的質素改變。

建築師葉頌文強調:「『空間』是死物,關鍵仍在於人的變化。因此我們並不是想做一個展覽,而是進行一連串的工作坊,其中一個就是帶同學去深水埗。」跳出劇場,走入社區,並選定了貼近基層,人際關係複雜的深水埗。

工作坊將學生分成三組,一組去石峽尾公共屋邨,一組前往鴨寮街,還有一組走訪北河街附近的唐樓。同學的反應讓他頗有感觸:「怎樣才算是香港人呢,有部分人會覺得,所謂香港人就是他們日常生活接觸的同學和家人,卻可能很少走進深水埗探索。見到鴨寮街那些不同國籍和不同生活圈子的人,才會發現這些人原來也是香港人,也是構成『空間』的一部分。」

「其中有一組去鴨寮街,他們說,原來會發現很多荒謬的事情。」新媒體藝術實驗室 XPLOR 的成員亦有份參與是次計劃,成員 [email protected] 憶述:「我們想學生用他們熟悉的方法把這些事紀錄下來,結果,學生眼中的深水埗跟我預想的也不一樣。譬如他們會留意到燈柱上掛著一條內褲,有人會直接躺在路上休息。不同年紀不同圈子的人,對同一個地方的想像都有很大出入,所看見和聚焦的事物亦不同。你們有沒試過夜遊鴨寮街?原來入夜之後的鴨寮街,雖然地攤全都收了檔,但不是沒人。」

司徒慧焯接口道:「是呀,會隨即變成另一個夜市。」[email protected] 又指:「在那個時間,會多了不同國籍的人擺地攤,整條街漆黑一片,沒街燈,所有人都要拿著電筒照明才能做買賣。賣的東西也很雜亂,例如懷舊唱片,二手電器。」他認同,切身的體會比想像更加豐富,即使是同一個地方,也可以產生巨大變化。「在旁邊偷聽買賣雙方的對話,會有很多故事在發生。」

司徒慧焯形容:「因為我們慣了看電視、電腦,用 Google,便以為自己很了解那個地方,到我們真正在那裡行走,卻有很多『原來如此』的感受,其實是我們沒經歷過它。」他認為,體驗不是一個靜止的過程,走來走去之間,才能帶出一些反思和討論。葉頌文深表同意,又指:「Context(脈絡)是重要的,不可以每件事都流於口號化、形象化,所以我們要有落區體驗,沒有真正感受 Context,任何設計都只會是虛像。」

「Space in Hong Kong」並不是想做一個展覽,而是進行一連串的工作坊,帶領學生跳出劇場,走入社區。

「現在一想到『Space in Hong Kong』這個題目,大家的氛圍就是居住空間有多細。」葉頌文關注的另一件事,是香港人對「空間」的概念,或已隨時代有所改變。「你用多少錢,買多少尺,但這是否唯一重要的『空間』呢?」其實葉頌文本就成長於深水埗,他感慨表示:「回到深水埗,我們仍會發現『公共空間』的重要性。因為那是鄰里之間發生關係的地方,除了聚焦居住環境,這也是香港『空間』的重要一環。我以前住公屋、唐樓,空間都相當有限,但我擁有很大的公共空間,可以享受街坊鄰里的生活。」

處於不同專業領域的劇場人、建築師、燈光設計師、多媒體工作者,對香港居住空間當然各有觀點,但更重要是下一代的看法。

「在我心目中,尤其嚮往『72 家房客』或是『難兄難弟』這些電影所塑造的場景,居住的空間確實很狹窄,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很緊密。諷刺的是,現在我們都住得很近,但對鄰居從來一無所知。這不只是居住空間大小的問題,而是空間的質素改變。」葉頌文如是說。司徒慧焯接著提到:「說來,現在約人見面的『空間』選擇都不多,甚至愈來愈少,來來去去都是商場和連鎖咖啡店。」XPLOR 的另一成員雪怡 @XPLOR 則說:「或者,是我們聚會的『空間』已經移居到網上,被手提電話和聊天群組所取代,令自己的時間用得更方便。」

「我想,科技最大的轉變,只是令大家忙了,但不是在做正經事。」相反地,葉頌文認為,舊香港的唐樓和公共空間,正是塑造出一個傳統的小型社區,從而建立人際關係。「但這是我們現在失去了的,不過,在深水埗你還可以看到。」

對葉頌文來說,深水埗之於其他地區,特別在於它還有街坊鄰里的氛圍,未完全商業化。「現在的大型商場,店舖都是千篇一律,你永遠光顧某幾間連鎖快餐店、超級市場。但來到深水埗,在北河街、鴨寮街,仍會發現傳統的小店舖,例如士多、茶餐廳、地攤,而這些的人,年齡層、收入水平以至文化背景,都相當豐富。」他形容:「在夜晚,會有一群南亞裔朋友來賣二手貨,到了朝早,有師奶來買菜,甚至有遊客來觀光,人的混合正是深水埗獨特之處,而香港的新市鎮相對上就沒這些元素。」

雖然香港面對著寸金尺土的「空間」問題,但真正讓人們生活質素下降,對未來感到悲觀的,或遠不止於居停尺寸的緊絀。人際「空間」,興許才是城市發展的關鍵,葉頌文說:「或者扯得有點遠了,我深信,城市規劃應該是由人的角度出發,這才是實在的『空間』元素。」

節目詳情

文化按摩師「跨界大龍鳳」藝術節(主辦:香港藝術中心)

Space in Hong Kong
  • 日期:7 月 13 日至 7 月 24 日
  • 時間:
    星期一至五 下午三時至下午九時
    星期六及日 下午二時至下午九時
    每節長度約 30 分鐘
  • 地點:香港城市大學邵逸夫創意媒體中心
    多媒體劇場(九龍塘達康路 18 號)
  • 免費入場,現可於 art-mate.net 報名。
  • 創作團隊:
    司徒慧焯 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副教授(導演系)
    張國永 香港演藝學院高級講師(舞台燈光)
    XPLOR 新媒體藝術實驗室—專注媒體藝術技術研發與應用、教育與支援策劃平台
    葉頌文 環保建築師及城市設計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