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ia Chung:如果演唱會需要先付費才能看,為甚麼吃一頓飯不可以呢?

A+A-
Rhoda 開業以來,深受取消訂位問題影響。 圖片來源:Rhoda Hong Kong/Facebook

剛過去的父親節,大家有沒有外出吃飯呢?如果有,你們預先訂了多少間餐廳?最後甚麼時間取消?最後去了哪一間?

香港人最喜歡預先訂定多間餐廳,然後當日才決定去哪一間,從消費者的角度這樣當然十分方便,但是從業界的角度,簡直是自私兼阻人生計。

「本來父親節我們有 100 個 Booking,但 50% 人客臨時取消。」Rhoda 的大廚 Nathan Green 說。Nathan 的餐廳位於西環,是一間輕鬆的餐廳,主打燒肉,消費大約 600 元起,開業以來,深受取消訂位的問題影響,平均每天有三成客取消預訂,連帶一系列的問題,包括因為客滿而推卻多枱客人,最後獲得餐廳半空的格局;訂了的食材變成剩菜,成本增加,「我覺得在香港,餐廳付出比收成多,大家都有 Self Entitlement,認為訂了餐廳不是甚麼一回事」。

Rhoda 大廚 Nathan Green 反問:「演唱會需要先付費才能看,為甚麼吃一頓飯不可以呢?」 圖片來源:Rhoda Hong Kong/Facebook

來自英國的他反問我:「如果演唱會需要先付費才能看,為甚麼吃一頓飯不可以呢?跟律師預約了,需要付費的諮詢時間,你又會不會取消呢?」事實上,現在很多餐廳需要預先付款才能確認位置,香港只有寥寥數間,但是在英國、紐約,從網上訂位必須要使用信用卡,並同意如果取消就會從自動過數,才可以成功訂位。

Nathan 稱,在香港的法例下,餐廳是沒權這樣做。先是因為現時沒有一個有如此配套的訂位系統,其次是一般餐廳不可以在沒有簽名授權的情況底下,向客戶索取信用卡資料過數,否則要客人先簽署授權書,然後發回餐廳,這又是另外一個麻煩。「就算是預先付費的一頓,也有客人利用不同的理由,要求餐廳退款,我就有聽過客人說媽媽過世,不能來吃飯,要求退款的狀況。」況且,Nathan 的餐廳,是比較輕鬆,也沒有 Tasting menu,很難要求人先付上三、四百元。

既然連預先付款這一招也不行,餐廳又可否 overbook 呢?反正有兩三成人,最後都不會來,「我絕對不會這樣做,如果客人全都來了,但是我不能給位子給他,那又怎樣行呢?我是本著 Hospitality 的精神來招待客人,雖然常常都不能夠獲得同樣的尊重」。那怎麼辦呢?「如果給我選,我會做一間沒有訂位服務的餐廳,價位低一點,那一切就好辦了,來到,有位就吃,沒有位就等吧,最好還有吧枱,那就可以一邊飲一邊等,客人又開心,餐廳又多點酒水錢賺。」

這也許就是「不設訂位」的餐廳的根源,當我們投訴要等一個小時、兩個小時才能吃的,罪魁禍首,可能是我們自己。這個下回再談。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Gloria Chung 環球食記

Gloria Chung(鍾詠嫻),飲食及旅遊記者、博客、食物造型師,對世界飲食文化充滿好奇,深信吃不止是兩秒的口腹之慾。